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涉拓】秘密

*声优同人 涉拓
*平行世界paro 年操
*ooc严重

*

――寺岛拓笃有个秘密。

台本惨兮兮的躺在桌子上,有几页因为被翻越了好多次而翘起边角来。

羽多野涉站在录音设备前,嗓音是寺岛从来没有听过的声线。不过无论是哪个声线,寺岛都能立刻辩识出来。

这是属于羽多野涉的声音。

“涉君终于录完了,”寺岛拓笃打了个哈欠,划拉下桌子,拿起台本塞到包里,“好困……”

羽多野涉还没怎么从录音状态中走出来,听到他的话才后知后觉地看了眼手表。23:25,的确不早了。

“拓笃吃过晚饭了吗?”摇了下头,额前的刘海儿晃了几下,莫名的有些可爱。

寺岛懒洋洋地点了下头,从斯达夫准备的椅子上站起来,习惯性地对着对方张开双臂。

羽多野把他搂在怀里,轻轻揉了下他的头发,看到对方像只撒娇的猫一样埋在自己肩上,笑了下搂紧。

――只要拥抱涉君,就会很幸福。

这个秘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不论是工作上的负能,还是因为某些微小的事情而委屈难受,只要寺岛把自己埋进羽多野涉温暖的拥抱中,全身上下便只会剩下舒适和愉悦。

走出录音室,坐到副驾驶上的时候寺岛才觉得有什么不对。

牵手,拥抱,一起回家。做着情侣才会做的事情,却习以为常,甚至还能用“我们是朋友啊”来一带而过。

“涉君,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拓笃啊!”

“……”

叹了口气,寺岛瘫到座位上,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烦躁。

――自己太天真了。

内心的感叹刚刚成型,寺岛就被羽多野的下一句话噎了一下。

“那拓笃喜欢我吗?”

他看着羽多野的侧脸,却发现自己不争气地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说的“喜欢”是一个意思吗?

寺岛眨了下眼,紧紧盯着对方,没有问出口,却又是一副期待着什么的样子。

终于察觉到了他那堪称复杂的视线,羽多野偏过头去笑了下,手掌掀起搭档的刘海儿。看到嫩白的额头突然有了吻上去的冲动。

“请放手,涉君。”

寺岛哭笑不得地扒拉下他的手,没有注意到挚友的“不怀好意”,只是对着模糊的车窗随手拨弄着刘海儿。

各怀鬼胎。

车子缓慢行驶,寺岛窝在副驾驶上蹭着柔软的靠背,想着他们已经要到30岁。工作状况在变好,连人生的意义都可以说是模糊了解。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变化,唯独他们两个……还在原地徘徊。

寺岛拓笃闭上眼睛,习惯性地缩成更小一团。

他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如果自己喜欢的人终将属于别人,那么从一开始就不要喜欢好了。

唯独这一点,对羽多野涉做不到。无论怎么选择,总是不可避免地落入他的温柔陷阱。尽管知道和他在一起的概率还不如现在去买彩票中奖来的大。

“……拓笃?”

羽多野低沉的声音拉回他的意识,寺岛睁开眼看见不断放大的熟悉面孔,下意识在内心感叹句“这个人还真是好看啊”。想要伸手推开那张符合自己胃口的脸,但鬼使神差的,略有麻木的手臂做出了大胆的决策。

环住挚友的脖子,寺岛凑上去吻在他的唇角上。

接下来你会怎么做呢,涉君?

*

左边是身死,右边是心死。你会选哪一边呢?

羽多野大脑里冲出两只小寺岛,不过没有天使恶魔之分,完全是两只坏心眼的恶魔。

走错一步会死的哦。

恶魔寺岛坏笑着,邀请他步入伊甸园。

寺岛拓笃还挂在他的脖子上,两个人的鼻尖都快要贴在一起。

在寺岛家楼下,半夜,接吻。

信息量未免也太大了吧。

羽多野咽了口口水,觉得大脑已经被寺岛拓笃这个恶魔从头到尾侵占了。

“涉君?”

寺岛反而轻声笑了出来,黏连的尾音活生生挠得羽多野心痒。

这个时候到底该干什么呢?

羽多野深吸一口气,伸手托住快要滑出副驾驶座位的寺岛的腰,把他锁在自己怀里,最后偏了下头深深吻住。

都说了我喜欢他了,做这种事情拓笃应该明白的吧。

*

“啊……”

立花慎之介听到好友有气无力的呻吟声,挑了下眉,转过身去想要捏福山润的脸,“你在唉声叹气些什么?”

福山干脆任他捏了,口齿不清地回话,“我在想小寺绝对有事情瞒着我们――”

听到他的话立花松开手,转过头去看着心情好到炸裂的寺岛姓后辈,挑眉。

“你们还不能让后辈有些秘密吗?”

日野聪伸手揽住立花的肩膀,把对方转回去,看着福山笑眯眯,“润也有事情瞒着我们吧――”

“……!”

寺岛拓笃拓笃的确有一个秘密,但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秘密了。

――――――――――――
emmmmmmm
感觉还是很ooc啊quq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