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慎酱39岁生贺
   
    *微聪花 主花碧
   
   
    4月26日,东京的夜幕早已降临。居酒屋灯火闪烁,有嘈杂的嬉戏声响传出。
   
    “Tacchi~”福山润头毛已经乱了,脸庞也染上了一层粉,看样子差不多已经醉了,“生日……快乐……”
   
    声调变了三变,立花慎之介也很佩服他能把自己醉成这样,叹了口气,“润,别喝了……”
   
    虽然他自己也没少喝……
   
    伸手揉了揉额角,立花才发现自己的好友们早已醉的不成样子。
   
    小野大辅一个劲的抱着酒瓶傻笑,旁边的近藤孝行只会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菅沼久义和间岛淳司一个对着空气不停划拳,还有一个倚在桌子上一脸生无可恋。
   
    “……”
   
    看着好友们迷糊的醉态,立花心底突然弥漫起一种感觉,混着愈来愈黑的夜晚,糅杂的一团乱。可是在那种哽在心口的痛苦中依然可以感觉到温暖。
   
    “立花桑,”低沉又温和的声音,立花慎之介在熟悉不过了。
   
    转过头去,看着那个唯一一个因为“妻子不让”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滴酒未沾的人。
   
    “……怎么了。”
   
    “你也别喝了。”
   
    日野聪的眉头微微皱起,“准备回家吧。”
   
    立花从桌子上摸索出手机,期间还不知道打翻了谁的酒杯。
   
    ——23:20。
   
    “唔——”福山润终于倒了下去。
   
    “还有人在等你吧。”也许是从立花微微鼓起的双颊中读出了他的不满,日野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说出来最实际的那句话。
   
    酒精的作用太明显了,立花把玻璃杯贴在微热的脸上,一头卷毛也早已散乱。
   
    听到日野的话,稍愣了下,嘴角就酿起一个甜笑。
   
    “嗯。”一定是酒精的缘故,让他一向清冷的声音像是兴奋孩子的娇嗔。
   
    日野看着双颊微红的立花,笑了笑,“我去叫车把他们送回去。”
   
    一屋子的醉汉东倒西歪,连个有意识的人都不好找出来。
   
    “……”立花看着他走出居酒屋,眯起双眼,又灌进一杯酒去。
   
    “……39岁,生日快乐。”
   
    他抿起唇,对着已经归于寂静的房间,向自己祝福。
   
    日野很快就回来了,还领进了一两个司机,把那五个人塞到出租车里。
   
    付过钱,日野回身时却发现立花静静地倚在门口,瞥着他。
   
    “……立花桑?”
   
    “我怎么回去。”带着点明知故问的意味。
   
    毕竟喝了酒,再加上本身就有些色弱。立花手里攥着车钥匙,没有上车的意思。
   
    “……所以我才不喝酒。”叹了口气,日野接过立花扔过来的钥匙,开门。
   
    “嗯,”立花把自己扔进副驾驶座上,“我就知道。”
   
    日野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他,反而笑出声来。
   
    “高粱桑都要等急了。”
   
    “是啊,已经很晚了。”
   
    立花揉额头,眼角余光瞥到车上的时间表。
   
    ——23:40。
   
    车开的不是很快,立花稍微开了开窗户,夜风混着春末的草香,卷进车里,让他醒了会儿酒。
   
    “……到了。”
   
    隐隐约约看到自己的公寓,微黄的灯光柔和着夜幕。
   
    “……”立花却转过脸定定的看着日野。
   
    日野眨眼,最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就你聪明。”
   
    从驾驶座旁边捞出一个盒子,包装意外的可爱。
   
    “……我儿子给慎酱哥哥的。”
   
    日野眯起眼,看着对着小碎花包装一脸纠结的立花,挠了挠下巴。
   
    “……蛮可爱的。”憋出这么一句话,立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日野看着眼角都笑出来泪的他,也好心情的翘起了嘴角。
   
    “还有,日野君,”立花朝他眨了眨眼,“辈分错了,不过我挺喜欢的。”
   
    打开车门,立花走出去伸了个懒腰,“今天晚上——”
   
    “慎酱,”
   
    日野微笑着看着他,眼底多少透露出些温柔,
   
    “生日快乐。”
   
    “……”立花也笑了起来,“嗯。谢谢了,日野君。”
   
    看着日野开车走掉,立花又在楼下吹了会儿风,最后按亮了手机屏幕。
   
    ——23:50。
   
    打开门,便看到高粱碧窝在沙发上,在读立花他写的推理小说。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高粱歪头看了下表,“比我想象的稍早一些。”
   
    把书签夹回书中,她起身把客厅的灯打开。
   
    立花这才发现,从楼下仰望而看到的光,只是客厅的一角那盏小灯散发出来的。
   
    昏暗,却十分温暖。
   
    “对眼睛不好。”立花指了指那盏灯,指尖抚上高粱的眼角。
   
    “笨蛋。”
   
    高粱笑了一声,如猫一般的大眼睛流转过一丝幸福。
   
    立花慎之介最喜欢的幸福。
   
    “孩子呢?”
   
    立花没有听到喵咪的咿呜声,挑眉问到。
   
    “早睡啦!”高粱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你再回来稍晚些,或许能赶上它们早醒。”
   
    “果然对我晚回来不满啊~”
   
    立花吻了吻她的唇角,在耳边呢喃,
   
    “抱歉了。”
   
    高粱被他逗得咯咯直笑,“笨蛋。”
   
    却不想被立花在手里塞了盒子。
   
    接过小碎花的盒子,高粱歪了会儿头,便开口问了,
   
    “沙树和日野君的礼物……?”
   
    “嗯,”立花揽过她的腰,“有孩子真是好啊。”
   
    “也不知道是谁整天对着Lily和milk叫孩子的。”高粱挑眉反驳了句,干脆让立花把头埋在她的肩窝上。
   
    “嗯,他们是我的儿子和儿媳。”
   
    “少胡扯了,”高粱捏起他的脸,“milk才不嫁给Lily呢!”
   
    “……”结果立花抱的更紧了。
   
    “我去把便当热一热。”高粱揉了揉他的头发,接过被立花抓住了手。
   
    “你的礼物呢……?”仔细听声音里好像还有点委屈。
   
    高粱“噗”的笑出声来,“便当啊。”
   
    “好没诚意。”
   
    立花起身,曲奇手指弹了她额头一下。
   
    “……”高粱挑眉,对着立花招了招手。
   
    立花抿起嘴角,做出一个严肃的表情。
   
    “……笨蛋。”
   
    轻轻擦过唇角,高粱转身跑向厨房,留下立花一个人扬起一个幸福的微笑。
   
    因为高粱别扭的故意,便当并没有热。但是立花依旧慢悠悠的拿起筷子,向自己嘴里塞。
   
    “等等——”
   
    高粱及时制止了某人的卖蠢。
   
    房间里只有呼吸的声音。
   
    “……秀宣,”声音是立花最喜欢的音调,“生日快乐。”
   
    ——24:00。
   
    “我爱你。”
   
    立花不自觉睁大双眼,看着自己的妻子,低声笑了起来。
   
    “今天被你抢先了,碧。”
   
    立花有些不甘心的玩笑,凑过去吻上高粱的唇。
   
    「我很开心。」
   
   
    end.
   
    ——————
慎酱迟到的生贺。
因为二模险些错过了,晚上回来努力的写生贺结果还是没赶上26号的末尾……
*关于夫人的名字,我纠结了是写「立花碧」还是「橘碧」,结果最后还是写了本名hhh
*其实上一年12月份我就写好慎酱生贺了,但主聪花,结果今年慎酱结了婚是我万万没想到的hhh
*文笔相当的渣,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啊
*人物ooc,其实我不太知道夫人的性格。
*三十九岁,慎酱之后的每一年都要幸福啊。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