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1300】longing

*声优同人 生腐 1300

*学院paro

*ooc属于我

*

“我要死了。”

伴随着烦躁的蝉鸣,铃村健一在榻榻米上翻了个身子,轻声说到。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说给一旁的樱井孝宏听的,反正这也是铃村一时的心血来潮,就像他以往那样,在不经意间蹦出奇妙的话语。

樱井微微仰头,看着有些泛黄的天花板,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旧的风扇“咔哒咔哒”转个不停,从纱网中堪堪挤进的风几乎是瞬间就融入屋内闷热的空气中,只剩下风扇单一的声响。

“唔,是吗?”樱井转过头去看他,确信对方的胸腔还在起伏着,双眼虽然因为闷热有些无神,但还是一直盯着某处,“因为什么而死呢?”

铃村眨了眨眼,突然对着这个燥热的房间咧了下嘴,声音还是那么轻,

“大概是因为太喜欢你了吧。”

――――――

【1300】longing

by  花策

――――――


铃村健一不是很喜欢夏天。一是因为太热了,热到一向喜欢胡思乱想的他都不再愿意思考。另一个原因是,夏天的话,就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地粘在好友身边――因为热,从两个人的角度来说。

“健酱你的自行车呢?”樱井孝宏推着单车,看着站在那里不知道又在神游些什么的铃村,没忍住开口提醒。

铃村听到他的声音后,扬起一个满足的笑脸,蹦蹦跳跳地凑到他身边,“今天早上就没有骑过来,最近晚上没有想看的动漫……”

“……”樱井叹了口气,却还是认命地推着车子走着,“我不会载你的。”

“为什么?”

“太热了。”

看吧,夏天也太讨厌了。

铃村的目光黏在樱井身上,看到有些皱的领口却没有开口提醒。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的背影能遮住一点点阳光,他莫名高兴起来。

自行车压过油柏路,穿着同样校服的同学踩着踏板上转眼不见。炎热的夏天是没有风的,空气都吹的皮肤生疼。

“话说……”铃村听着烦人的蝉叫,踢飞一颗石子,“今天有女孩子跟你告白了吧?”

樱井走在前面不冷不淡地轻哼一声算是回应,本来微凉的车把手已经被握的发烫。却没再听到铃村的回话,他突然就停了下来。

转过身去刚好看到对方堪堪停步,半歪着头疑惑。

“我喜欢健酱。”

铃村下意识慌乱起来,转头看了看四周,还好所有的同学几乎早都踩着车一溜烟儿跑走,所以这句算得上平静的告白,除了让自己心脏险些爆炸,倒是没有误伤。

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樱井的告白。自从前些时间自己咧着嘴轻声告白后,就彻底撕烂了两人之间暧昧不清的伪装。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这句话被两个人咀嚼了不知几遍,或许耳朵都已生茧,却已经装不下对方以外的声音了。

“嗯,我知道。”

*

“话说,健酱,”樱井孝宏拉开一罐可乐,易拉罐上还挂着点水珠,大概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阿姨这些天怎么不催你回家了?”

铃村盘着腿聚精会神地玩着手机,游戏上被操纵的小人蹦过了几个台阶,“嗯……?啊……反正是在你家……这里有人!”

完全是心不在焉的回答,樱井叹了口气,认命的把可乐倒入玻璃杯,暗咖色的液体炸开气泡。

把杯子贴在铃村脸上的时候,他才觉得有些不对,“以前你来我家,阿姨不还是打电话叫你回家吗?”

“唔……等等……啊啊吃我一击!!”

“……”有那么好玩吗?

樱井再次认命地叹气,收回杯子,干脆也坐在地上。实际上这些天铃村妈妈的态度的确有了微妙的转变,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笑容的出现频率都高了几倍。

“……不会吧。”

樱井攥紧手指,易拉罐发出尖锐的叫声,他突然烦躁起来。

“呐,健酱。”

“……嗯?”

游戏终于结束了,没怎么有意外,铃村输掉了。

樱井把玻璃杯递给他,犹豫着怎么开口,“……阿姨是不是知道了我们的事情。”

“噗――咳咳……”

果不其然可乐浪费了。没管自己还咳嗽着,铃村抓起抽纸就开始擦榻榻米上的深色液体。

“……就算是健酱也察觉不出来吧?”

樱井摇了摇头,看着纸巾慢慢变湿,突然感觉自己的未来黯淡无光。

“哈?你是想谋杀我吧?樱井君真是过分啊!”铃村把可乐味的纸巾糊到对方脸上,“论反应迟钝这件事情,孝宏你根本不能说我吧!”

哭笑不得,樱井扯下纸巾扔到一旁的纸篓里,入目是铃村微怒的面容。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喝可乐喝坏了脑子,不然觉得这样的铃村也很可爱是因为什么呢?

“明明健酱根本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声音里还有笑意,抱怨的话却温柔的过分。

铃村眨了下眼,露出了樱井最常见的那个狡黠笑容,“难道不是想吻我吗?”

房间一下子静了下来,可乐劈啪作响。

使坏了啊……樱井无奈,却不得不承认他同样也很喜欢。

如愿以偿的,铃村得到了一个黏黏糊糊的可乐味的吻。

*

“阿嚏――”

铃村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

秋风卷走了最后的一只鸣蝉。已经干瘪的躯壳不知道被吹到了哪里,连带着铃村健一的活力。

趴在桌子上的脑袋动了动,几根呆毛蹦出来,而它们的主人现在根本没有心情管这些。

“……”樱井擦完黑板的时候就看到了萎在课桌上的铃村,其实擦黑板的应该是趴在桌子上的他才对,但也实在是精神萎靡的不成样子。

“呐,孝宏……”含糊的声音像是在撒娇,其实是真的在撒娇也说不定,“我好像快要死了。”

“……这句话我以前好像也听到过。”皱了下眉,樱井伸长胳膊关紧了窗户,秋风呼呼刮个不停。

“呜……”不知道应了句什么,但是樱井皱起的眉头更紧了,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不爽。

“健酱,你感冒了。”

百分百的肯定句,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如何从一个单音节词汇就得出的这个结论。铃村慢慢仰起头来看他,眼圈微红,难得的示弱样子。

“可能吧……总之我下课就去医务室拿点药吧……”鼻音很重,“不要颗粒……”

“……”从书包里找出胶囊,樱井顺手揉了把他的脑袋,“快吃吧。”

“哇――樱井孝宏同学,不要把那么难吃的药说的像美食一样好吗……”虽然抱怨,但还是乖乖接过药和水。

铃村健一不爱吃药,实际上他也很少生病。这一点还被对方吐槽“笨蛋是不会生病的”,结局当然是他用暴力进行反驳。

胶囊应该是没有味道的,但是吃下去的时候还是觉得嘴里很苦。

“……”终于咽下去了。

铃村舒了口气,再次软绵绵地趴回桌子上。

“换季还真是容易感冒啊。”

樱井坐在他的前面,再次伸手揉了把他的脑袋,心猿意马。

口罩也准备好了,放学的时候还是别骑自行车了,不然凉风一吹,把感冒直接吹成发烧就麻烦了。

“孝宏,感觉你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咳咳……”嗓子好疼,头也晕晕乎乎,“这么早就觉醒了吗……”

“觉醒什么……”樱井无奈,看着他萎靡的样子连笑都笑不出来,叹气。

“唔……”脸好热,贴在桌子上还能感觉到一点凉意。

“我会快点好起来的……”

铃村轻声嘟囔。

樱井有些意外的睁大眼睛,笑,“那就好。”

“区区感冒就让健酱担心的话……”

“我也会嫉妒感冒的。”

樱井愣了瞬,紧接着用手掌蹭上他的脸庞。

“听说把感冒传染给别人就会好起来啊。”

那么,请传染给我吧。

*

自行车竟然被冻住了。

铃村健一抽了下嘴角,才想起来昨晚好像不小心把水撒在了车子上。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里,冻住好像也不足为怪了。

那么上学该怎么办……

书包带子勒的肩膀有些疼,走到学校的话一定会迟到的。想起国学课老师可怕的嘴脸,果然还是抛下面子求助吧。

“……”

“自行车冻住了啊,健酱果然是个笨蛋。”

樱井孝宏差点笑的背过气去,还好自己的车子后面安了踩板,不至于让他坐在车子把手上面。

“啊啊,身为笨蛋的樱井君完全没有资格说我。”

把书包挂到把手上,铃村毫不犹豫地抓着樱井的肩膀跳上车子。

冬风吹得脸好冷啊……

铃村眯着眼,露在外面的双手冻的微微发红。脸也好疼,冬天的风果然像刀子啊。

“孝宏,你冷吗?”

声音都要被吹散在风里了。

“……健酱你冷吗?”

车速稍稍放慢,樱井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要把铃村化开在这之中。

深吸一口气,铃村没有回答,稍稍弓下身子,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间。

围巾毛茸茸的,很暖和。

呼吸打在樱井脖子上,弄得他有些发痒。但是全身上下却莫名暖了起来了。

“这样就不冷了。”

含糊不清的话,好像还有些笑意。

“那就好。”

樱井弯了下唇,抬头看着灰青色的天空,紧接着用力蹬着车子。

像是在迎接那马上就要到来的,交往的第二年。而那一瞬,他确信自己一直为铃村而做的事情,也是铃村给予他的幸福。

End.
――――――――――――

感觉ooc太严重了。
但是很喜欢这首歌,第一次听的时候莫名其妙觉得这首歌非常适合1300了。
于是想写一个关于他们的温柔的,学生时代的故事。
然鹅吧……
emmmmmm我再去看看见面会啥的,参透下性格吧。
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希望平行世界的他们可以幸福。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