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悠花】就这样死掉也太凄惨了啊! 上

*大忽悠×花少北

*切勿上升真人

*神经病傻屌文 ooc严重!!

*糖!!!!!

*BGM:就这样死掉也太凄惨了啊!

 

 

*

在遥远遥远的哔O哔O大陆……啊,这种设定怎么说也太常见了,何况即使【哔】掉了某站的名字,别人也会一眼就看出来的啊。而且这个名字怎么看怎么透露着一种“大哥要碟子FA♂”的感觉。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一个风平浪静无比和平的一天,这个吃枣药丸的国家终于有魔王来挑衅了。

“报告国王!!不好啦啊啊啊——”

骑士冲进房间的时候,网瘾国王正在因为又又又吃不到鸡而怒摔手机。转过脸来的时候刚好鼓起腮,湛蓝色的眸子都要被怒火烧成红色。骑士挑了下眉,深谙国王套路的他立刻知道对方绝对把失败的原因推到他这个可怜的下属头上了。

花少北国王小孩子气地深呼吸了下,装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昏君样,朝着他没好气,“什么不好了!好了,我没吃到鸡都怨你,本来吃鸡是完全没问题的!”

“……”呸!拉倒吧您快,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落地成盒,不要仗着你是国王就乱说好吗?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就这么说出来,一脸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尽职尽责地说出自己该说的话,“国王殿下,公主被魔王抓走了!!”

“啊……就这么件小事啊,那个玫红头发的死给终于对kb出手了啊……”花少北不满地小声嘟囔,抬手抓住额前天蓝色的发丝,轻捻,“不用管啦——”

“可是——”骑士觉得自己自从来皇宫工作后,都快要有胃病了。这个国王真的是太让人生气了,失职不说还小孩子脾气,明明已经二十多岁了还当自己是三岁的王子呐!真是苦了他这一个为国家尽职尽责的小骑士啊,拿着微薄的薪水干着微薄的工作。不能让国家毁了的重担只能他一个人来扛了!

“可是国王殿下,公主被魔王抓走后人心惶惶,若是不把公主救回来,恐怕民众们会不高兴造反啊!”

虽然夸大了事实,不过能让这个偷懒的国王稍微有点危机意识也好。骑士毫无愧疚之感地将国王坑了个彻底,还一脸正直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花少北终于开始慌了,立刻坐好看着他,惊恐,“勇者呐?快传勇者去救公主!”

“国王殿下,我们是没有勇者的……还有我们开始也是没有公主殿下的,不如说经历了什么才会让您把好友封为公主啊!!”终于把整个哔O哔O王国所有人内心的疑问问出来了,骑士盯着国王吐槽。

花少北歪了下头,不假思索地就回答了他,“不然呢,总不能封为王子吧!就是封为王子,kb也不想当我儿子吧。”

“……”国王殿下,我是不是该提醒您还有侯爷王爵这类人的存在啊,还有kb公主更不想当您的女儿吧!!

“总之——”花少北认真思考了没有勇者该怎么办,盯着眼前的骑士看了整整一分钟,点头敲定!

“从今天起,就封你为勇者了!”

*

吴织亚切大忽悠,今年二十岁。虽然姓吴织亚切,但的的确确是一个帅气的男孩子。当时因为一时脑抽想近距离观摩国王的美貌,就当了个薪水巨少的小骑士。直到今天从自家不靠谱的国王口中听到史上最奇葩的册封时,才发觉眼前这个国王真的是个无敌笨蛋啊。

“设定崩坏!”四个大字瞬间压在他的头上,要是在ABO设定的世界或者是哨兵向导设定的世界,这个时候自己一定会领了命,在战场上遇到自己的真爱Omega或者是挚爱向导,来一场相爱相杀闻者落泪的爱情故事。可是这是傻屌世界设定,如果领了命,自己一定会非常搞笑地死在战场上吧!!!

“哈?”忽悠深吸一口气,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强行挤出一个微笑,“国王殿下我觉得这件事——”

“就这么定了!”花少北一挥手打断了他,为了耍帅还特地一扬身后的红色鹅绒披风,“快带着宝箱里的武器还有少量金钱,踏上旅途,寻找同伴打倒怪物吧!”

“不不不,国王殿下,这也太过随便了吧——”

彻底忽视掉忽悠的吐槽,花少北拍拍他的肩,眯着眼看了火红色的头发好长时间,才后知后觉地开口,“对了,勇者,你叫什么来着?”

“……”合着我在这儿工作三四年了,您连我名字都没记住啊!别说把我当兄弟了,直接是当做陌生人了吗!!这次连忽悠都无力反抗了,蚊子哼哼般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吴织亚切大忽悠。”

“那,吴织亚切大勇者,总之遇到困难的话就跟村里的NPC攀谈吧?把魔王什么的全部辗爆!辗爆!讲认真的。”

我们的国王花少北,目光坚定地指着宫殿地门口,一只手还放在半跪在他面前的忽悠肩上。这一瞬间倒是人模狗样的,像极了传说中的贤君。

逞威风、说大话、口出狂言。

花少北得意洋洋地收回手比了个V,至于会被属下这么想?那是当然的啦,谁叫我真的世界第一伟大!

猜到他在想什么的忽悠最后还是无奈地按住他的手,扯到眼前印下一个轻触蝴蝶翅膀一般的吻,“遵命。”

唔,仅靠这一张脸,各地的人群就如他被哄骗的那样都纷纷慕名而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他又更加得意忘形的资本了吧。

大忽悠抬起头看着自家国王的丑恶嘴脸,叹气。

 

Tbc.

——————

当时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觉得非常适合悠花了2333

于是这篇傻屌文中穿插了大量歌词hhhh

会超级快地写完的233

爬墙到悠花几秒钟(ni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