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信达】不知道的你(30fo感谢!!

*声优同人 生腐

*学院paro

*ooc严重!!







*

大学开学没几天,全校学生就知道一件事情。

――一年级生岛崎信长把【我喜欢铃木达央】这个命题演绎的淋漓尽致。

“铃木前辈――”

“达子前辈――”

“达子桑――”

“达子――”













烦死了。



铃木达央啧了声,看着眼前双眼“pikapika”放光的后辈,想要一拳揍下去却悲哀发现根本不可能。

“达子桑!我喜欢――”

“喂,小子!”铃木猛地起身,桌椅发出“哐啷”的声音,无声控诉铃木的粗暴。他抬手一把扯住岛崎的领子,确定打断了某人危险的发言后,仰脸凑近他阴森森地微笑,“别让我再从你的口中听到【喜欢】这个词。”

岛崎眨了眨眼,显然有些不明所以,轻声诶了一句后,呆愣愣地看着离自己不过一根手指的铃木。

双唇好漂亮,好想吻上去……

下意识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更缩进了些,要不是铃木抓着他领子的手突然发力,恐怕岛崎搞不好就真的亲上去了。

咽了口口水,岛崎小心翼翼地开口,“那喜欢达子桑也不行吗?”

“…………”

没救了。

铃木有些崩溃地松开手,感觉自己胃十分的痛。

今天,铃木达央的头号痴汉岛崎信长也在用尽浑身解数来表达爱意。





――――

【信达】不知道的你

by  花策

――――

*




“呐,信长~”江口拓也打了个哈欠,把自己昨晚熬夜看完的漫画打在前位岛崎的头上,颇有门口调戏漂亮女孩小混混的感觉,虽然这个“小混混”长了幅好容貌。

即使被打了脑袋,但一向什么事都笑一下就过去的岛崎完全没有怪罪江口的意思,伸手接过漫画,还不忘道谢,“谢啦,话说今天不是有前辈来吗?”

大学刚开学,被稀里糊涂选为班长的岛崎堪堪从脑海里扯出今天的计划安排,好像是有前辈来讲解些东西的。

“啊……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江口没有任何负罪感就结束了这个话题,趴在课桌上伸长胳膊,麻木开口,“总之现在我要睡觉了――”

“……”所以说明明白天有时间,为何要熬夜看完啊?

岛崎鼓了下腮,看了眼教室里挂的表。秒针忙碌地转着,好像在嘲笑他的无所事事。

要不要去找一下要来的前辈呢?

岛崎信长一向是个行动力超群的人,打定主意便立刻站起身准备出去等一下,毕竟这个时间前辈应该在来教室的路上了吧。

秒针还是在不停地转动,漠视着他干劲十足地拉开教室门,仿佛早就知道了上帝安排好的那场闹剧。

啊……前辈呢?

不停的低头看手表,确定离前辈应该来的时间晚了快要十分钟。岛崎站在走廊上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烦死了――”

岛崎眨眨眼,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下意识转过脸去,校服纽扣别说是系到风纪扣了,而是一个扣子都没有系。走路自带大爷范,路过他的时候甚至感觉有风。不过的确穿的是大二的制服……该不会这就是要来的前辈吧。

还没等大脑想个明白,就下意识一把扯住前辈的胳膊,等到前辈一脸不耐地反问时,岛崎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惹了个大麻烦。

“那个……”

讪讪松开手,岛崎努力让自己笑的格外真诚,“前辈是来给我们介绍讲解的吗?”

“哈?”铃木达央用看傻子的眼神仔仔细细看了他眼,嘟囔,“现在的一年级生都是这么喜欢前辈吗?脑子坏掉了吧?”

“十分感谢!!!”没管铃木的碎碎念,岛崎连忙鞠了一躬,既然已经拦住了那就不要浪费资源?“拜托了前辈!”

“等等你这混蛋!”铃木被他的动作吓到,毫不犹豫一把把他从90度掰到0度,“我说你自说自话些――喂!”

可能是铃木比岛崎矮了那么一点吧,当被岛崎拉着跑到教室的时候,铃木内心只有自作孽不可活的念头。

当了这么多年的不良,果然是要还的。






*





“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问我。”

铃木站在讲台上,一只脚狠狠撵着地上的粉笔泄恨,恐怕那粉笔就被他当成了岛崎信长那么撵的。

“……”

教室里寂静一片,恐怕是被铃木自带“敢问你试试”的可怕气场给震住了,顺便怀疑下自己真的是来了一所正经的大学吗?

“呐信长……”微小的声音从江口那边传过来,岛崎眨眨眼,回过头去就看到一脸惊悚的江口。

“你没有带回来一个s一点的漂亮大姐姐就算了,这个怎么看都是不良的男人你是从哪里找的啊?”

“……”岛崎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起说江口的奇怪思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先澄清些什么……

“喂,那边的混蛋,”铃木看到完全没有听他说话,还回过头去跟后桌说的开心的岛崎,冷笑一声,怒,“老子被你拽过来,你还什么都不说,是想打一架吗?”

“诶?”岛崎下意识立刻站直身子,看着怒极反笑的铃木,下意识就摇尾巴,“抱歉前辈,前辈说什么我都会好好听的!”

“……”铃木这才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没说,“你是在挑衅吗?啊——!~”

“诶诶诶????”发现对方反而更气了,不明所以的岛崎深吸了口气,连忙摆手,“没有前辈!!!”

慌乱的没眼看。

江口拓也两眼无神地看着这场闹剧,想起岛崎无害又天使的笑脸……即使再大的苦难也会被他这个家伙儿化解吧……于是理所当然地再次把那张脸埋在双臂间,总之还是睡一觉吧。

“喂!我说你这个——”铃木揉了下太阳穴,看着对方一脸无辜甚至还对自己带着点鼓励的样子,突然发现这个小他一级的后辈简直是他最不擅长应对的那种类型。不过这样想的话他自己反而有些释怀,要不然自己刚刚也不会被他强硬的拉到教室来做什么狗屁讲解。

虽然说铃木达央是这所大学有名的不良,传言烧杀掳掠无恶不作,甚至还有他是某某城市黑帮老大的“神话”。但实际上,铃木同学虽然总是一副拽拽的大爷样,但除了外表不良还真没干过什么违法乱纪欺负弱小的事情。不如说他只是脾气略微暴躁了那么一点,不善于交际了那么一点(但是意外的还有几位死党),但他可是那种时常把雨伞留给幼猫的好人。所以,碰上了这么一个性格的后辈,铃木反而不好意思像拒绝别人一样把他骂到一边去。

“前辈?”岛崎不明所以地盯着话说到一半的前辈,眨眨眼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接着一歪头微笑起来,“前辈,我叫岛崎信长。前辈你呢?”

看吧……听了他的话,江口把脑袋拱了拱,更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内心叹气,岛崎那家伙儿根本就是个巨大的bug!

太耀眼了吧也!

铃木攥着自己的拳头,头上的青筋蹦的欢快,但“闭嘴笨蛋”之类的话看着那样的笑脸自己根本说不出来啊——内心的戏剧快要分成七十八幕的那种,但最后还是没有找到什么不麻烦的解决方法。

干脆什么都不说直接走掉好了——

打定主意,铃木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没管早就被自己撵烂的粉笔,转身准备直接出门。那样这个叫岛崎信长笨蛋应该也知道退缩了吧——

“……铃木达央。”
















*






啊啊啊啊自己在说些什么啊!!!

铃木达央坐在天台的楼梯上一副想死的模样。每当想起自己最后小声嘟嚷出自己的名字这件事,就特别想亲手掐死自己。

说完名字后就立刻逃之夭夭,虽然表面还是一副“老子的名字你爱记住不记住”的样子,但内心都快要把自己砍成渣滓了。不过估计那家伙应该会在自己走出教室不久就再次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吧。

喝完盒子里的最后一口饮料,铃木习惯性的用力吸了吸吸管,感受到纸盒在自己的掌心里变小,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纸盒在空中划出一道标准的抛物线,“哐啷”一声坠入垃圾桶。

“……只是觉得那家伙儿笑的还不算难看……”

天台上的微风俏皮地吹散他的刘海儿,虽然这句话太别扭了,不过看在不良长得好看的份上,就勉勉强强把它送给对方听吧。

“诶,前辈你怎么在这里?”

“咳咳咳——”铃木手里的面包被彻底捏成一块奇形怪状的面团。这一瞬间他反而不知道是该恼羞成怒还是该尴尬的微笑,“……你怎么在这里?”

“啊~前辈,说起这个!”岛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睁大双眼,几乎是蹦蹦跳跳地朝他这边过来,“刚刚我又看见一只特别可爱的猫朝这边过来,唔……我追过去想要摸摸毛还差点被抓了。但是啊,那只超级可爱的!虽然说不让我靠近他吧,但是‘喵喵喵’的声音好像又是叫我过去抱住……”

“医生,这里有妄想症——”面无表情地听着岛崎胡言乱语,铃木打断他的话准备从他身边走回教室,反正自己的面包也没办法吃了。

“啊——达子前辈——”耳朵耸下来了,铃木总有幻觉自己看到了对方摇尾巴。

“哈?这是什么鬼名字——”

“我发现了,达子前辈!”岛崎又一次扯住他的胳膊,不过这次眼睛里全是兴奋,“我喜欢你!”

“——”

这次对铃木的报应比上次还严重,他在听到对方无头无脑的那句话后终于吓得没站稳,不过好在对方还扯着他的胳膊……

好个鬼啊!!!!

铃木几乎是趴在他的怀里,耳尖已经红到爆炸,一只手狠狠扯着对方的衣服,甚至特别想干脆直接扯烂好了——太丢人了。

“诶?前辈?达子前辈?”而那个笨蛋还一遍遍的叫着他的名字!白痴!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乖乖闭嘴吗?!!!

“去死吧混蛋——!!!”

几乎用了十成力把对方摔在地上,顺便还把那个面包砸了过去,正中红心。铃木拿出了传言中和另一个城市黑帮头头枪战的势头,怒气冲冲的“大爷样”走出天台。

“诶?”捡起面包,岛崎小天使眨眨眼,不明所以一脸呆样,“前辈怎么了?”









*





“达子桑……不让我喜欢你吗……”

这个声音太委屈了。铃木莫名有了负罪感,虽然刚刚的确是他拽着岛崎的领子威胁的吧……不过罪魁祸首是岛崎信长这个人才对啊!

“……嗯?”

这种事情自己该怎么回答啊?铃木啧了声,看着岛崎的眼睛,更确定了他这一副要被自己抛弃了的样子实在是太传神了。

岛崎抿了下唇,看着比自己矮那么一丁点的前辈,接着又是一个明媚到不可思议的微笑,

“那我可以亲亲你吗?”

不要用这么纯良的表情说出这种话啊!!!

“不可以——唔。”

话刚说完,唇上就印上另一个人的温度,浅尝辄止,却又忍不住想要更多——并不讨厌这样的温暖。

铃木再次扯上了他的领子,撬开了他的唇。

















铃木达央发现,这个小他一级的岛崎信长恰好是能把他吃的死死的那种类型。















End.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