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涉拓】那年死去的夏天


*声优同人 生腐

*涉拓 学院设定 中国式高考×

*ooc严重

*

寺岛拓笃用铅笔“嗒嗒嗒”地敲着桌子,上面素白的本子纸画了一个半成品,但他却丝毫没有再画下去的意思了,只是斜着眼透过镜片看他的同座。

英语卷子上的字写的工工整整,向来做事认真的羽多野涉大概是天生少那么一根筋,连同座算是光明正大地“偷窥”都没有察觉。

“……”寺岛拓笃转了下笔,面前的本子纸依旧乖乖躺在那里,底下还垫着只字未碰的英语试卷,“涉君……”

“……嗯?”羽多野听见他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来,愣了一瞬才把目光转向寺岛,然后绽出一个温柔的笑,“怎么了,拓笃?”

“……没有什么,就是卷子做完后借我抄下。”想说的话又被憋回心里,寺岛看向他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荒废青春。

羽多野抿了下唇,眼前的少年一副恍惚的样子,连玻璃镜片下的双眼都好像迷离失神,让人忍不住想轻轻吻上去。

但他还是忍住了,毕竟作为同座,还是在英语考试中,如此突兀地吻上去,哪怕是个多么轻柔的吻,也是会被划为“变态行为”这一分类中吧。

“拓笃又画了什么?”没有拒绝对方的请求便是同意了,而且实际上每次的英语考试都是寺岛在画画,而羽多野在答题。他凑过去看了眼那副半成品,内心说着“果然如此”。

寺岛歪了下头,用铅笔点了点他的英语卷子,淡灰色的铅粉留下痕迹。没什么隐瞒,寺岛大大方方的把画给他看,“还是涉君啦,我只想画涉君啊。”

无一例外的,每次英语考试,寺岛画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羽多野涉。恐怕光是羽多野的画像,寺岛就可以叠的比卷子还要高了。

羽多野把目光转向寺岛那边的窗户,冬天这个季节天总是暗的特别早。下午第四节课,阴暗的天空好像要哭出来了。

手指动了下,似乎是不想再看见这样的景色,羽多野把中性笔放在桌子上,伸出手臂,隔着寺岛“唰”的一声拉紧窗帘。

那只中性笔晃了下,继而咕噜咕噜的滚下桌子。

“拓笃画画总是那么好。”毫无意义的夸赞。怕是寺岛也会觉得这是一句无聊的话吧。

这么一想,羽多野莫名紧张起来,连滚掉的笔都无暇去检。眨了眨眼想要解释什么,张开嘴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寺岛看着他略有滑稽的样子,笑了下又把唇角抹平。大概是他太了解羽多野了,反而能从对方的一举一动中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弯腰帮他把笔捡起,不知道中性笔会不会断色,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笨蛋涉君,快做英语卷子吧,不然我要抄不完了。”

离收卷的时间还有不长一段,比起两个人不知道在这里说些什么,不如先应付掉老师。

“啊……”这才想起卷子还未做完的羽多野又慌乱地埋头做题,只剩寺岛依旧对着画像圈圈点点。

离毕业还有不到几天,寺岛发现自己深深喜欢上了羽多野那个笨蛋。但是两个人的未来绝对是天差地别。



既然这样的话……



寺岛用橡皮把乱点乱画的痕迹擦掉,重新开始描摹对方的模样。



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多画一些涉君的样子了。




“……”

两个人之间又只剩下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外面的天空一定还是阴的吧?像两个人的未来一样……

“呐,拓笃……”

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打破了沉寂,羽多野放下中性笔,莫名其妙地,转过脸来认真看着寺岛。

“和我――”

“涉君!”

寺岛突然烦躁起来,羽多野的表情也太过认真了,而且对他来说,那个笨蛋想说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教室里开始有骚动的声音了,即使很小,甚至可以忽视,但寺岛感觉自己能听得清清楚楚。

“快做卷子吧。”画还没有画完,寺岛深吸一口气,鼓起腮来一脸不满,“难道你真的想让我交白卷吗?还好老师不在……”

教室里的声音又小了下来,寺岛松了口气,把那幅还差一点完成的画像小心翼翼地夹在书里。



胆小鬼。




寺岛面无表情地看着空白的卷子,内心甚至都要笑出来了,可以的话想要亲手给自己定罪。没错,他自己就是个胆小鬼。

而羽多野涉,在看到他鼓起脸的时候,内心除了叫喊着“好可爱”,还有大片的悲哀。

寺岛拓笃那么了解羽多野涉,那么就算只是用“等价交换”这种毫无感情的词语来解释,羽多野涉也是深深了解着寺岛拓笃的。哪怕这两个人都暂且不知道对方也怀着这份奇妙的感情。

收卷的时候寺岛果然没有抄完,不过没关系,如果抄完了老师才可能更加怀疑。反正离高考也不过几日,就算是有了上帝的偏爱,最终结果还是早已尘埃落定。

只是还有那一份传达不到的微小心情而已。




高考过后的那个夏日,不管是努力过的人还是荒废过的人,都可以公平地享受快乐。而在这么一个短小的时间段,狂欢也好,堕落也好,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啊……没想到涉君竟然也会出门……”夏夜的风竟然有些凉,寺岛一手拿着苹果糖,咬了一小口后笑着看他。

“不要说的像我是死宅一样!”羽多野哭笑不得地看着那颗红得过分的苹果糖,佯装抱怨,“话说拓笃不是比我更宅吗?”

“不否认。”

好甜。寺岛舔了下上唇,苹果糖甜的也太过了吧……寺岛突然笑出声来,夏日祭的烟花也开始放了,在天空炸成绚烂一片。

“涉君报的哪所学校?”

烟花不停地炸开在夜空,尽管寺岛的声音不大,但羽多野还是听的一清二楚。毕竟今天出门,都是为了这一句话,两个人也心知肚明。

“京大吧。”

说完后羽多野像是怕错过什么似的,没等寺岛开口,就飞快说出了下一句话,“编辑学。”

“哗――”

最后的烟花也在夜空中凋谢,当花火都熄灭的时候,寺岛抬头才发现夜空繁星点点。

“唔……”

“漫画编辑学。”羽多野移了下脚步,从背后稍稍靠近寺岛,这时他才闻到对方头上的洗发水香气,恰好和他相同,“我想要做拓笃的编辑。”



啊啊……就是这样……



寺岛用手指转着苹果糖,那个被咬了一口的缺口在他眼前转了很多圈。



所以我才……




“那时我会拖稿的喔。”

寺岛转过身去,笑着把苹果糖撞到羽多野的唇上。

“甜吗?”




那么喜欢你啊……






End.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