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涉拓】定制品


*写了些啥???

*ooc严重

歌词:RADWIMPS—オーダーメイド

強い人より優しい人に

比起成为一个坚强的人

希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なれるようになれますようにと

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想い出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

我希望能够懂得什麼是"回忆"

————————

“……羽多野先生,”穿着白大褂的人还勉强能挤出一个微笑,“您朋友的情况……”

接过诊断书的手微微颤抖着,骨节分明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羽多野涉无比讨厌现在的自己,懦弱的说不出一句话。

“……请您务必叫他的家属来签手术通知单。”

“拓笃……他的弟弟正从家里赶过来。”被许多人称赞好听的声音苦涩起来,“他可以活下来……么?”

医生皱眉,勉强挤出的笑容再也撑不下去,“你觉得呢。”

煞白的脸色让医生觉得眼前的人也该送进急诊室抢救一下,他递过一直被当成装饰用而放在口袋里的纸巾,叹气,

“……擦擦泪吧。”

“呜……如果不是为了救我……拓笃……拓笃就不会——”

青年没有接过纸巾,原本死撑着的坚强终于崩溃,泪水被袖口胡乱擦拭着。

“我想,他也不会愿意看到这样的你吧。”

………………

「拓笃,休息让你出来陪我买衣服,抱歉啦。」

羽多野的脸上全是自责,让寺岛拓笃“噗”的笑出声来。

「谁叫不器用的涉君连买个衣服都会被强制推销呢~」寺岛笑起来刚好露出两颗小虎牙,「没有我,涉君要怎么活下去嘛!」

「呜……」羽多野不自觉掩面,「拓笃真是太温柔了。」

没经大脑便脱口而出的话语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再想要岔开话题,却发现变得十分艰难。

「……才不是啊,」寺岛拓笃的声音他太熟悉了,这是只有无奈的时候才有的声音,「明明涉君才是温柔的那个……不管对谁。」

羽多野超长的反射弧还没明白好友话里的意思,神情恍惚的时候,他的世界就被改变了。

………………

“这次抢救还算成功!”医生摘下自己的口罩,“差不多明天就可以醒来了。”

“……”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脑子里乱成一团。

医生无奈的摇头,“羽多野先生,他是你的朋友吧。”

“……谢谢。”

身体僵硬的鞠躬,没再听医生类似于抱怨的话语,羽多野偏过视线,刚刚好可以看到玻璃那边那人还算安详的睡颜。

这下这家伙要休好长一段时间的假了吧……

心里有些难受,羽多野攥紧了插在风衣口袋里的手。

风衣不是那天买的,却也不算旧。

自己那天为什么要去买衣服呢?

羽多野最后还是松开了手,懊悔的垂下脑袋。

再后悔,也晚了啊。

忘れたい でも忘れない

想要忘记 可是忘不掉

こんな想いを何と呼ぶのかい

这种情绪叫做什麼呢

少し不機嫌な顔のその人は

那个人有些不高兴

また仕方なく話し始めた

但又无奈的继续着

————————

“涉君,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当做小孩子呀!”

寺岛咬着刚刚被羽多野送过来的苹果块,嘟囔着抱怨。

不器用的羽多野君听到寺岛的话,停下手中把苹果切块的动作,有些慌乱,“给拓笃造成困扰了么?”

“才不是嘞!”寺岛认命的叹气,“涉君快停下手中的事情!”

“为什么啊。”

对于羽多野涉这种天然,寺岛拓笃表示他完全无解,

“……涉君,你的工作呐?”

羽多野最后还是把水果刀放下了,“我向事务所那边请假了。”

“等等——只是我受伤了你为什么要请假啊!”

“因为我要照顾拓笃啊。”某人还一脸理所当然。

“我为什么要你照顾啊!我们只是好友吧!”

寺岛忍不住吐槽。

“因为……因为……”羽多野的声音越来越小。

即使知道不可能是对自己告白,寺岛的心跳还是莫名的快了一拍。

“因为拓笃是因为我受伤的啊……”

“……”该说果然么……

寺岛内心忍不住自嘲,要是这个笨蛋能明白自己的心意,也不会至今还单身吧。

“……这么说出来很害羞啊……”

羽多野小声抱怨着刚刚寺岛的追根问底。

嘴角勾起虚伪的弧度,话语里不知夹杂了多少内心的无奈,

“涉君情商还真是低啊……”

我怎么能够放心你没有我的日子啊……

“……所以说我离不开拓笃啦。”

就是这样无自觉的话,让我每每想要放弃的时候,却再一次产生了对奇迹的期盼。妄想着和你在一起的我,一定是你想不到的吧。

寺岛沉默了许久,最后把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声音好像夹杂着绝望,

“涉君真是不器用啊。”

绝望的是,不懂我心思的你,每次都会被我虚假的玩笑话欺骗。

寺岛深吸了一口气,强硬的把眼泪憋了回去,

“……这几天涉君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吧。”

“放心吧,拓笃。”

“真温柔呢。”

“……是吗?”

你很温柔,但不仅仅是对我,你对谁都很温柔。

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你特别的存在呢。

眼泪打湿了病床的枕头,寺岛无比庆幸现在他背对着羽多野,不会被这个罪魁祸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但是……不甘心啊。

だけど僕はお願いしたんだよ

然后我拜托了他

"口は一つだけでいいです"と

嘴巴的话一个就够了

僕が一人でケンカしないように

因为我不希望自己跟自己吵架

一人とだけキスができるように

因为我希望能够跟另外一个人亲吻

————————

羽多野不知道为什么医院会同意了寺岛的出院申请,明明才脱离了危险。不过对他来说,寺岛拓笃这个好友永远都会让他大吃一惊。

“涉君,你还傻愣着干什么,”羽多野刚刚因为俗气的感叹而走的神,毫不犹豫被寺岛赐予了一个白眼,“快来帮忙啊。”

连忙跑过去帮助寺岛接过挑好的游戏碟,意外的有些沉,“拓笃你买了多少啊?”

“少废话!”被得意洋洋的寺岛敲了胳膊,“我猛然发觉了赚的钱就该花掉这个真理。”

劫后余生的……庆祝么?

羽多野眨了眨眼,手里拿着的刚结过账的游戏碟,也没有那么重了。

走出游戏专店,夜晚的东京比白天要喧闹的多,寺岛像是车祸后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一般,眼镜下像猫一样的眼睛一刻不漏的观察着这个世界。

“拓笃,”羽多野看着他有些入迷,“前几天吓死我了。”

“……”寺岛仿佛是被从另一个地方强硬的拽回来的,转头盯着羽多野,笑了,

“为什么害怕呢涉君?”

为什么……?

羽多野不太明白,他只是恰好说出来了自己真实的感受而已。思索了半天,嘴角绽开一个温柔的弧度,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朋友啊。”

羽多野不确定自己是否捕捉到了寺岛自言自语时眸子里的失望。

“嗯,”然后是他自己笃定的回答,“最好的朋友。”

夜晚的东京,很热闹,但却一点也不温暖。

羽多野依旧在与寺岛对视着,眼里除了温柔还是温柔,残忍的,属于任何一个人的温柔。

“谢谢啊……”寺岛突然笑了,伸手抓住了他的领口,踮脚。

那一瞬间,羽多野只能感受到唇上的微凉。这个吻虽然有些冷,但却比整个东京都要温暖。

“……很奇怪啊……”

羽多野小声抱怨了一句,却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似乎看到了寺岛眼睛里的绝望。

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呢……?

羽多野忘记问出口。

“友达的kiss,”寺岛调皮的眨眼,“只给涉君一个人哦。”

声音里,也掩藏了绝望……

またまた僕はお願いしたんだ

然后我又再一次的拜托他

"恐れ入りますがこの僕は

不好意思

右側の心臓はいりません

我不需要右边的心脏

僕に大切な人ができて

因为我想跟爱的人

その子抱きしめる時はじめて

在拥抱的时候

二つの鼓動がちゃんと胸の

感觉到左右两边的心跳

左は僕ので右は君の

左边是我的 右边是他的

左は君ので右は僕の

左边是他的 右边是我的

————————

七天的连休假快要到头了,而两个人的广播也到了要更新的日子了。

“啊啊……明明我还是病号……”

寺岛半瘫在放映室的沙发上,尽力演出自己的“病号”样子。

羽多野没有忍耐便笑出声来,“明明是拓笃自己要来。”

“因为……”寺岛噘嘴,“因为是我喜欢的工作啊。”

因为我想要珍惜任何一个和你在一起的时光,珍惜任何一个和你在一起却不一样的事情。

内心哀嚎着,哭诉着,最后说出口的却还是最假的谎言。

憨厚的笑容在羽多野脸上莫名契合,“我也是呢。”

但你却……从来无法发现这是谎言。

“……不开心。”

冷淡的一句感叹,寺岛揉了揉太阳穴,开口,“我想吃糖了。”

“给。”

接过羽多野随身携带的巧克力,寺岛粗鲁的扯着包装纸,被撕碎的锡箔纸折射出自己可笑又可怜的表情,寺岛咬住了巧克力,

“为什么随身携带啦……”

羽多野“诶”了一声,应该是没想到寺岛会这样问。

“因为……你知道啊——”

某人突然提高的声音很好的表达出自己的抗议。

“哦哦,不器用的涉君是低血糖来着,我差点忘记了。”

寺岛把口中的巧克力从左边换到右边。

关于你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忘记。但我却祈求着能从你的口中听到另一个答案,关乎我的答案。

羽多野咧开嘴角,尽管那表情在寺岛眼中奇傻无比,“你看,他这不是还有供你解馋这个用途嘛!”

“……谢谢。”

口中的巧克力融化的好快,苦涩的有些过分。

……我说的关于我的答案不是这样啊,笨蛋涉君。

偷偷笑了,寺岛有些嫌弃因为听到了从他口中说出的和期盼的话语稍有相似就满足的自己。眉头也皱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寺岛,羽多野不自觉伸出手去,抱住了他。

“……谢谢。”

感受着不属于自己的心跳,寺岛不自觉攥紧了已经破烂的锡箔纸。

“我要说才对……”声音有些不清楚,

“谢谢。”

而他们两个,明明相拥,却也只拥有这两个字而已。

強い人より優しい人に

比起成为一个坚强的人

希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なれるように なれますように

希望变成那样的人

大切って何だか分かるように

我希望能够懂得什麼是"珍惜"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真的很感谢你

いろいろとお手数をかけました

不好意思给你添这麼多麻烦

————————

「明天,有没有空呢?」

寺岛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咬着薯片。

「没问题,涉君找我干什么呢?」

手指在手机键盘上飞扬着,比起刚刚他自己写工作报告的手速,简直快太多。

「其实我……我想让拓笃和我一起去买衣服。」

即使隔着好远,相连的只有电信号,寺岛拓笃也能感受到羽多野涉羞涩的笑容。然后想象着那个笑容的他也咧开一个傻笑。

「不器用的涉君,我会陪你去啦!」

那个人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吧。

寺岛把手机扔到一边,躺在床上看着素白的天花板。

“明天……告白怎么样?”

自言自语也没有想得到什么回答。寺岛咽了一口口水,最终还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会吓到他的吧。

这么想着,寺岛在床上翻了个身。

这么喜欢他的自己,却从来没有被察觉过,也幸好是他那个笨蛋啊!

寺岛莫名庆幸。

“如果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沉重的叹息绕着屋子转了好几圈,最后又返还给了寺岛,让他更加郁闷了。

……………………

“明明涉君才是温柔的那个……不管对谁。”

糟糕了……

寺岛内心一沉。

内心的嫉妒与无奈在不经意间装满了名为“喜欢”的玻璃瓶,趁着罪魁祸首不过脑子的发言,悄悄溢了出来。

毫不意外看到的是那个人一脸的茫然。寺岛还没来得及将话题带过,侧路失控的卡车却狠狠撞了过来。

那个笨蛋还恍着神。

扯过永远为了保护自己而走在外边的羽多野,一向反应快速的大脑解出了自己将要经历的事情。

寺岛很怕疼,所以在卡车撞过来的时候闭了眼,身子也缩成了被很多人说过可爱的一小团。

然后自己的世界只剩下羽多野那一张惊恐的面容了。

不过寺岛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却有些高兴。

我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

感谢你却还能够温柔的对待我。

幸好你没有喜欢上爱你的我。

那样,即使我消失,你也不会太过于痛苦了吧。

……………………

身体破破烂烂的,可能是因为经过了这场车祸,连痛觉都麻木了,所以现在感受不到多少疼痛。

“……该不该说你是命大啊,”从抢救室出来后,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多还能挺七天……不要太伤心了。”

“哈哈……”躺在病床上的寺岛笑了出来,“医生你说话这么直没有遭到过投诉么?”

现在还记得吐槽,寺岛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

医生手中的圆珠笔敲了敲病床,“那你要出院么?身体机能都快停止了,你也感受不出多少痛苦吧。”

寺岛挑眉,“为什么医院要这么赶病人出院啊……不做生意了么?”语气里的揶揄根本不像一个将死之人。

医生敲打病床的手顿了一下,指节却开始泛白,

“因为我不想看到那个爱你的人绝望的表情啊。”

“……”

寺岛说不出什么话来,内心却一瞬间溃不成军。

“……很可怜啊,你们。”

只是这一句话,就足以让寺岛拓笃,不那么想要死去。

最後に一つだけいいですか

最后我想请问一下

どっかでお会いしたことありますか"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面

————————

初春,樱花零零落落的点在枝头,因为太过于脆弱,容易被细雨打落一地。

羽多野涉坐在墓碑前,清理着这些无心的落樱。

太过于安静的清晨。

“……被瞒着什么的,怎么想拓笃都太狡猾了。”

还是羽多野式小声抱怨。

“现在radio的搭档我都没有找到,2DLOVE停播了一年了啊……”

这是不器用的羽多野。

“……”

每年来这里,无论是怎样的开始,最后都会变成单方面的啜泣。

“反正就是因为我不器用啦!”还是用风衣袖子抹着泪水,但风衣却换了好多套,却无一例外全部是因为被强制推销而买下的。

离别的时候,没有多少不舍,然而空气中却弥漫着后悔。

因为没有学会珍惜,没有拥有勇气,所以就没有资格得到幸福。

羽多野涉没有理由否定这个理论。

走回车上的时候,又飘起了小雨,不知是谁在哭什么。

“抱歉打扰一下,”十分诚恳的语气,但好像带着笑意,和某人某次如出一辙,“是来看女朋友的么?”

“……”哽咽着说不出话。

“还有能把你的姓名年龄住址告诉我吗?”黑色镜框,左耳单耳钉,中二的搭讪……

太熟悉了。

羽多野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最后我想问一下,”好久没有听见的笑声,“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end.

――――――――――――
翻了翻wps,发现了两年前的产物hhhh
唔……果然很奇怪……
总之就拿来混更了ni
最近在写聪花的一篇文嗯……
应该不久就能写完了??
唔……
瘫。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