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1300】小幸运.后续

*声优同人 生腐
*1300
*都是瞎编的!虽然有些很像现实(不是真的!!!
*ooc严重!

如果说樱井孝宏前25年一事无成的话,那么他25岁以后的日子可以说是与之前完全相反的波澜壮阔了。

“樱井君……意外的适合这份职业呢。”前辈拍了拍他的肩,看着他因为刚刚嘶吼过后而被汗水划过的侧脸,笑,“话说樱井君长相也很帅气呢。”

“……”本要脱口而出的感谢哽在喉头,哭笑不得的看着前辈,樱井随意抬手擦掉汗珠,自嘲,“我也只能做这个工作啊。”

前辈挑了下眉,把拿着的台本打在他的头上,开口,“你以为这个工作很简单吗?”

樱井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前辈意味深长的笑容,本来想要开口说出的话最终还是咽回肚子。

本以为前辈的话只是简单的反驳自己而已,可当事情发生时,樱井才明白真正的意义,而那时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了。

“樱井君……”同辈朋友们看着他,明显一副想说什么的样子,但非要说个一半吊人胃口,“最近……加油。”

“……”保养嗓子的药喝到一半,他抽了下嘴角,叹气,“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跟我说这个?”

最近一切都莫名其妙的可以,且不说他的工作突然增加,光是铃村健一逐渐减少的工作就够奇怪了。

前天夜里,好不容易工作完,半死不活的从片场赶回家,还没来得及把自己扔在浴缸里放松下,就接到了铃村的短信。

【抱歉。】

不明所以的短信。话说那家伙明明是他的搭档,工作却完全没有安排在一起,更别提私下的事情了。

可能是上天终于大发慈悲的开始眷顾他了,在声优这条路上,尽管还是有一些波折,但比起其他新人声优他的仕途明显顺利的多。第一份工作接完就收到了事务所的邀请,进了事务所后又被各种各样的前辈照顾。这么看来他遇到铃村后人生明显朝着美好的方向前进啊。

深吸了一口气,樱井把台本从脸上拿下来,按着鼻梁发呆。

最近铃村健一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联系自己?为什么跟自己道歉?

说起来自己完全不知道铃村是为什么会当声优的。通过前些日子的相处,樱井发现铃村和自己完全是两个性格。比起他随波逐流的人生态度,明显乐观努力的铃村不似他一般只适合一个职业。而且那家伙脑子里稀奇古怪的点子简直就像一个黑洞,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涌出来。

这样被上天眷顾的人,为何要选择去救赎他呢?

“滴滴――”

邮件提示音把他扯回现实。樱井愣了瞬立刻起身拿手机,生怕错过什么工作上的安排。

【最近尽量减少跟铃村君的碰面,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私下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前辈发来的邮件让他更是摸不着头脑。

一切都奇怪的可以,全世界都被玻璃镜子折射过一般,镜子里是铃村,折射出的景象却是谁也不知道的存在。

【前辈,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踌躇了一段时间,他还是发了短息给同事务所的前辈。

等待的时间永远是漫长的,而就在这一段时间,这么多天加班加点的疲惫一股脑儿涌上了头。若是在他的脑壳上开个洞,大概会有无数的负能瞬间喷涌而出吧。脑袋一点点开始疼起来,除了近期过度劳累,心中的郁结更是原因之一。

【铃村的事务所出了问题,现在他们事务所下的所有艺人都减少了活动,毕竟人气个个都大跌了。】

前辈的话永远简洁明了,而只是这短短的一句话,樱井也可以从中品出无数腥风血雨。

事务所出了事情?可是铃村却一点要告诉他的意思都没有。抿了下唇,忍着愈来愈强烈的痛感,樱井还是对着铃村发了一条带着点质问意味的短信。

“既然事务所出了事情为什么不和我说呢。”短信刚发过去没多久,樱井就接到了铃村的电话。

“……樱井君最近应该也很忙吧。”只是从他略带无奈的语气里,樱井就知道他要比自己劳累的多。

听到回话的一瞬,饶是樱井这样的老好人也生起气来。

如果这时候自己点头认同了他的话,自己就会离铃村越来越远了吧。两个人明明是搭档啊,可是他现在这种疏远的语气是打算把自己排出事外,对他不管不顾吗?

内心的气焰已经不知道翻腾了多久,若心中的怒火可以具现化的话,现在大概已经顺着手机信号朝着铃村喷出火舌了。

“对啊,很忙。忙着向各位前辈打听铃村健一先生消失到了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话一出口,樱井才意识到有哪里错乱了。只是搭档的话,会想要抚慰他的全部痛苦吗?大脑神经元不断噼里啪啦炸裂着,头痛欲裂。

“……”那边好像传来了铃村的轻笑声,但是樱井大脑尖锐的疼痛已经不允许他关注除了这刑罚一般的痛苦之外的东西了。

“樱井君真是一个好人呐……”铃村略带无奈的说完后却发现那边没了动静,而再看手机依旧是正在通话中。仅仅疑惑了一秒,铃村就大致猜出了樱井那边的情况,大概是疲惫过度而睡着了吧。

毕竟自己的大部分工作都转手给了樱井,自己最近闲的快要长蘑菇,樱井那边一定就是忙的脚不沾地。事务所现在几乎接不到任何工作,本来的那些供应商也都立刻翻脸不认人。而他本来就和樱井是搭档,加之两人是同时出的道,名气也半斤八两,他的工作理所当然的转手给了樱井。

叹了口气,铃村挂断了电话。这些天出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明明不是他的错,却要被迫承受很多尖锐的恶意。事务所的前辈虽然有意无意的照顾他,但实际上大部分前辈都自身难保了。许多声优选择离开这个事务所,甚至有忍受不了恶意而放弃的人。可是他自己实在是对这里的前辈们有着感激之情,毕竟没有他们的照顾的话,自己根本不会变的小有名气,不可能和樱井成为搭档。

“樱井君啊……”躺在床上,一只胳膊遮住眼睛,铃村微微勾起嘴角,但从内到外却只能感觉到悲伤。

他和樱井的第一次相遇不是在便利店,而是还要更往前一些的时候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透过玻璃镜片的焦急眼神,那时的他大概也和现在的樱井一样吧,怀着对对方的信任安然入眠。

不过这么多年前在地铁上睡着的丢脸事情,樱井应该是不记得了。毕竟当时在便利店相遇时,他的镜片下只有陌生和麻木。

像他那样好的一个人,如果就这么在浮世中沉沦堕落,任何一个接受过他恩赐的人都会看不下去的吧。

毕竟……

“樱井君是彻头彻尾的笨蛋好人啊……”

铃村挪开胳膊,看着惨白的天花板再也笑不出来。

想要再接近一点,再努力一点。如果这几天的事情是上帝对他开的玩笑的话,这未必也太过于恶劣了。明明是乐观主义者,他自己却只能想到放弃。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声音里全都是无奈和痛苦。人这种生物,如果被冠有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忍受着愚昧之徒的唾弃和鄙视,是没有办法笑着说没关系的。

樱井接连忙完几天,终于能腾出时间去和铃村见面。

这几天他终于摸清了发生了什么,除了对铃村的遭遇感到不可思议和悲伤外,心底还有那么一丝侥幸。

如果是他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他大概会立刻放弃吧。但是正因为遭遇这种事情的是铃村,樱井相信他一定会摆脱这种困境的。

原因便是,正因为他身为【铃村健一】。

这个名字对樱井来说不只是搭档的名字,更是从心底羡慕、信任着的人。自从看到过铃村自信的笑靥,他就打算让自己的灵魂永远追随他。

“……没关系吧?”

看着对方依旧有神的双眼,樱井反而有点不自在起来。但是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不知道说什么的樱井木讷张口。

好好笑……

铃村看着拘谨的樱井,心底还是从阴郁中流出一条暖流。喝了口咖啡,带着点调戏的意味,铃村开玩笑,“若是我有关系,樱井君会怎么样呢?”

“……”我什么也办不到。这种类似于“废物宣言”的认知无疑是狠狠给了樱井一锤。

“……不,樱井君,你振作起来,我是开玩笑的……”抽了下嘴角,铃村看着樱井明显沮丧起来,反而却有点开心。毕竟有一个人相信你说的所有,哪怕是一戳即破的谎言也深信不疑。身边有这样一个人,一定是自己的幸运。

“请振作起来孝宏,”铃村伸手打他的脑袋,还好沙发之间挨得很近,这种触手可及的距离是他最喜欢的,“如果连你都放弃了的话,我又该怎么办呐?毕竟我们是搭档啊……”

“那样的话健一也要振作起来。”

脱口而出的话让樱井也有些尴尬,说起来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叫对方的名字。明明成为搭档没多久就意识到自己与对方无比合拍,但两个胆小鬼却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对方,怀着不必要的矜持划清界限——只是搭档就可以了。

“……我有好好振作啊。”略带委屈的语气在客厅中绕了一圈,然后悄悄消散,“我也想好好振作啊……”

可能是终于打破了两人心照不宣的关系,铃村便不再强撑那没有必要的微笑。樱井略有惊讶的抬眼看他,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信任的他也不过是凡夫俗子,只是比他更懂得忍耐痛苦。

“可是真的很难受啊……”咬住下唇,铃村眼前闪过的都是这几天在事务所门口游行的粉丝,“我真的没有错啊……”

不能怨恨粉丝,因为他们的确是受害者。但明明是事务所社长的错,为什么要迁怒于他们这些无辜的社员呢?这么久建立起来的骄傲,却因为别人的错全部被否定。如果去去怨恨社长,却会想到社长平素对他的温柔。哪怕知道社长犯了滔天大错,却也无法真正又单纯的怨恨。最后只能怨恨自己,为什么偏偏是自己遇到这种事情?委屈和怨念慢慢将他吞噬,而他却自私的给樱井铐上“拯救自己”的镣铐。

“正因为是健一吧……”静静看着趋近于崩溃的铃村,樱井从心底开始自责为什么自己没有更早发现铃村的痛苦,更早一点来听他的倾诉,然后哪怕是只能给予一点点安慰,也想更早一点来到他的身边,“因为健一是天才,所以上帝才敢这样考验你啊……”

“我很羡慕健一是一个可以做到一切的天才。能够把自己脑内的思想变为现实,能够触及到自己想要的胜利。就是这一次,上帝打算让所有人知道——铃村健一是个天才。”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更不知道这些发自内心的话会不会让眼前的搭档开心起来。不过不是有人说过吗,只要坦诚的说出心里的想法,那么一定可以传达到的,这一份感情。

樱井抿了下唇,绽开笑颜,“在我心里,健酱一直是天才啊。”

“……”

“你还是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啊……”铃村呆愣愣看着他,忍不住笑起来,“你才是天才啊孝宏。”

“如果说我是天才的话,那也是因为有你,我才能坚持下去。”

“……嗯???”樱井眨了眨眼,有些不明所以,“……因为我抢了健酱的工作……吗?”

“……”

“对于这件事情我真的很抱歉……如果健酱在意的话,过了这段时间我会跟事务所——”

按了按额头,铃村忍不住打断他的话,“啊啊,樱井君还真是笨蛋啊——”

“诶?健酱?”

“叫我铃村或者铃村桑,你果然是笨蛋啊。”看着一脸不明所以的樱井,铃村恨铁不成钢一般叹了口气。

“为什么刚刚我叫健酱和健一还没有反对,现在就……”碎碎念中的樱井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话。

“……你还是去死吧。”铃村抽了下嘴角,仰倒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笑,“把孝宏当成天才的我果然也是笨蛋……”

“话说铃村君要来我们事务所吗?”意识到铃村已经多少好了些,樱井转脸看着他问道。

“……不了,我以后要建立自己的事务所,你不是说了吗,我是天才。”铃村轻笑声,转回脸看他,“你愿意加入我的事务所吗?”

“答案一开始你就知道了吧,”樱井连眼睛里都是笑意,“搭档。”

End.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