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1300】校园恐怖论

*声优同人 1300
*校园paro 小甜饼
*ooc严重!私设铃怕鬼(ni
   

*
   
    “就是在器材室,丽子学姐吊死的地方……”
   
    “诶?学姐自杀吗?”
   
    “虽然说是自杀……但是时常听到他杀的传言呢……”
   
    “呜啊――好恐怖――”
   
    “半夜还能看到丽子学姐的冤魂……”
   
   
   
    铃村健一一只手撑着脑袋,面前打开的课本上被他写了不少毫无意义的假名。听着前排两个女生鬼鬼祟祟的私语,本来昏昏欲睡的大脑清醒了一半――另一半则填满了恐惧。
   
    身为一个男生怕鬼,怎么说都有点羞愧。但自从铃村小时候在挚友家看恐怖片被吓到后,鬼这种非自然生物就成为他人生中第二讨厌的东西了。
   
    哦,对了,第一讨厌的是虫子。害怕虫子这点也像极了胆小的女生。
   
    这节自习课简直就成了他的处刑课,夕阳的残光已经打到他半边脸上,让一旁的同座看到的一瞬呼吸一滞。
   
    毕竟铃村健一还是生的一副好皮囊,虽然骨子里带着点抖S小腹黑,但只要他撒娇般的拖长声音,即使是男生也要赞叹他的可爱了。
   
    意识到自己盯了某个人好久,同座樱井孝宏略有烦躁的推了下眼镜,收回心思在练习本上认真演算数学公式,试图挽救下被铃村毁掉大半的自习课。
   
    下课铃声响起时的单一音调,仿佛就是给樱井这节自习课判了『荒度』之刑的号令。他叹了口气,把没写几道题的练习本重新收回书包,歪头就毫不意外看到同座同样空空如也的本子。
   
    两人本该就这么背上书包,调侃着这无所事事的平常的一天,然后一起慢慢悠悠走回家。却被急忙赶来的老师给打断计划。
   
    果然听到了铃村小声的抱怨,樱井不动声色的弯了下嘴角,乖乖听了老师的话坐回座位。
   
    “今晚有没有热心的学生留下帮忙打扫下器材室呢?”
   
    细碎的交谈声在安静几秒后炸开,教室的窗户被风吹开,窗框砸到墙时一瞬间的巨响又让整个教室重归寂静。
   
    没有人自告奋勇,毕竟学校的怪谈这几日传的风生水起,甚至比阿鼻地狱的传闻更要恐怖。
   
    窗帘被风刮的哗啦作响,铃村打了个哈欠,这种看上去像是立死亡flay的事情他才不会做。等着一向在老师面前活跃的学生举起手,他只要收拾好东西就可以离校了。
   
    出乎意料的,也可能是校园怪谈过于恐怖,一向热情的同学竟一个个安静下来。老师扫视一遍教室后,最后看着班级量化表无奈,“那我只好看看这次班级任务轮到谁了……”
   
    这样也好。
   
    铃村打了个哈欠,把桌子上的东西整理一遍,能尽快离校也是件好事情。今晚的动漫已经快要开播了,只好和樱井一起跑回家了。
   
    这么打算的铃村却听到了老师叫喊自己的名字。
   
    僵下身子抬头看向老师,对上期望的视线的一刻他却不自觉抖了下。教室里已经投来了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目光。
   
    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在三十多个同学面前说自己怕鬼无疑是公开处刑。咬牙答应下来,桌子下的右手却莫名开始抖。
   
    “……健酱,没问题吗?”
   
    樱井看着脸都白了一个度的挚友,揉了下他的头发叹气,“我会留下来陪健酱的。”
   
    “我从一开始就这么打算了。”铃村转过脸去对着他,这时候樱井才发现他的唇都在微微颤抖。
   
    还没来得及说话,看着同学们鱼贯而出,樱井伸手捏住他的脸,笑,“健酱在害怕么?”
   
    铃村挥下他的手,连眼神里都掺了些恐惧,压低声音放弃似的盯他,“你会不知道吗?”
   
    当时在你家看着恐怖片吓到崩溃的时候,你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啊。
   
    心里这么抱怨着,但手还是死死抓着自己的背包带子。傍晚去鬼屋什么的对他来说还过于刺激,可以的话甚至一辈子都不想尝试。
   
    瞄到他微小的动作,樱井干脆背上背包,转身想要走出教室,却在走出几步时停下来转头问他――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
   
    “说起来以前看恐怖片的时候健酱哭了呢?”
   
    恼羞成怒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铃村把书包砸向他,没好气的反驳,“才没有!”
   
    其实的确是哭了,当时吓得面色苍白的他一边哭一边躲在樱井的身后,眼泪鼻涕在樱井睡衣上蹭了一身。
   
    “没有吗?那就是我记错了。”
   
    不怎么在意的点点头,就像是真的忘记了几年前的事情一样,樱井没再调侃自己的挚友,接住包伸出手来等他。
   
    被幼染驯伸出手来等自己感觉还是很奇怪,不过想到他们即将要去的地方,铃村便毫不犹豫的紧紧握住了那只手。至少被吓到的时候还能有个发泄的地方……这么想的他便没了负罪感,反而压榨挚友的心安理得。
   
    不敢走在前面,紧紧握住樱井的手挪向器材室,觉得这个过程过于安静和煎熬,铃村反而先开了口。
   
    “丽子学姐……真的死在那里吗?”
   
    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非要挑自己害怕的话说,难道自己是潜意识的抖M吗?
   
    在内心开起小差的他咽了口口水,握住樱井的手更紧了,意外期待着他的回答。
   
    樱井感受到他的手冰凉,下意识回握回去,斟酌了下慢慢开口,“大概是真的吧,丽子学姐死之前有和我说过话。”
   
    “啊?!”
   
    这次的声音都有点抖了,樱井回头就发现他又是一副快要哭出来表情。笑了下,安抚一般的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丽子学姐……”
   
    话说到一半樱井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他知道丽子的死因,也记得丽子想要死之前对自己那些话。自己也曾难以置信的劝她,但得来的却是崩溃的自白。
   
    “……孝宏……?”
   
    颤颤巍巍的声音让樱井回神,铃村抖个不停的手臂实在是太刷存在感了。樱井回头看他,果不其然是一副吓得要死的样子。
   
    话没出口,就发现他直直的盯着两人的面前。转过头去,夕阳已经只剩个尾巴,器材室就在前方不过5米,投过窗户隐隐约约能看见天花板上晃动的影子。
   
    大概是吊着放的篮球吧――
   
    刚想给身边的人解释,单调的下课钟声就拖长声音响起。樱井第一次觉得安静时的铃声这么诡异,和夕阳搅混在一起好像是天堂的忏悔曲。
   
    “啊啊啊――”
   
    撕心裂肺般的喊声划破诡异的一刻,樱井显然被身边的人的叫喊声也惊了惊。随着叫声的喊出,握住他手的力度也骤然增大,显然这人被吓得不轻。
   
    “……”无语又好笑的回头看他,铃村的长睫毛已经有些打湿了。虽然没有哭出来,但也多多少少是分泌了些泪水,“有这么可怕吗?”
   
    “呜……”意识到只是钟声后,铃村不断深呼吸着,起伏的胸口表明这个人并不是为了活跃气氛而开玩笑,“为什么现在会响啊铃声……”
   
    已经语无伦次了吗……听着混了大阪腔的铃村语,加上苍白的脸上还浮现了些羞愧的红,不停忽闪着的睫毛,樱井只觉得鬼什么的都去见鬼吧,眼前的人真是可爱的不行。
   
    盯了挚友好长时间,为了私欲内心也看到了满足后,樱井才慢慢悠悠的编起理由来,“可能是定时机器一直不关的吧。”
   
    铃村现在也只是需要一个能用科学解释的理由,至于是一戳就破的谎言还是百分百真实的理由都没有关系。
   
    还没有进器材室就要吓哭了,更别提整理器材了。铃村吸了吸鼻子,想了想干脆另一只手也紧紧抓住樱井的胳膊――实际上可以的话他宁愿挂在樱井身上。
   
    对于这种明显是累赘的同伴他倒是不怎么嫌弃,干脆挣开铃村的手,小心翼翼的半拥住他。
   
    “这样还怕吗?”
   
    “唔……你以为这样鬼就看不见我了吗?”
   
    虽然是嫌弃般的吐槽,但还是放纵樱井的动作,更甚努力让自己缩到他怀里去。
   
    这种小女生的行为平时他自己也是唾弃的不行,可谁让铃村不仅长的一副好相貌,身材也像女生一般娇小。没有违和感就算了,甚至让樱井莫名产生了『保护这家伙一辈子也不错』的荒唐想法。
   
    “……虽然很丢脸――”心理上还是过不去,但身体却叫嚣着在靠近一点,铃村撇了下嘴抬头看他,“但是这是被逼无奈!今天以后就给我呜啊啊啊――”
   
    话未说完铃村的尖叫声再次响彻整个教学楼。樱井愣了下转过身去,果不其然自己身后是有些恐怖。
   
    不知道为什么窗户没有关,本来安安稳稳在床边的白色的窗帘突然被风吹出来,就在自己身后飘荡着,这么一看的确是有点吓人。
   
    不过樱井倒是没在意这个,更让他在意的是尖叫的同时撞到他怀里的铃村。下意识伸手搂住,不过他全身僵硬的身体实在是没什么浪漫可言,更何况被撞的时候挺疼的。
   
    “……健酱?”
   
    试探的轻拍了下怀里的人,结果那人动都没动,让他都怀疑不会是吓晕过去了吧。
   
    “……呜……”
   
    突然泛着哭腔的声音闷闷传来,樱井眨了下眼,轻轻把他从自己身上拉起来。
   
    哭了啊……
   
    倒吸一口气,看到铃村眼泪一个劲向下掉的时候,樱井突然有些手足无措。当时他可以替铃村拒绝老师,但多少为了点自己的恶趣味还是留了下来。心里想着『健酱会做出什么有趣的反应呢』,果然就是赤裸裸的欺负行为。
   
    “……我要回家……呜……”
   
    看样子是吓得不轻,樱井轻轻揉了揉他的头,伸手给他抹掉眼泪。看了眼手表已经快要八点,最后的夕阳也彻底消失。
   
    心里还记着已逝之人的话语,樱井干脆办蹲下身体,带着些宠溺般开口,“健酱要我背吗?”
   
    “呜……我又不是小孩子啊……”
   
    “也只有小孩子才会被吓哭吧……”
   
    “无路赛!!我才没有……”
   
    最后还是和一个脸上挂着泪痕的笨蛋一起跑回了家,樱井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把丽子学姐的话告诉铃村。
   
    他百分百确定丽子学姐是自杀,并且魂魄绝对不会出现在器材室找铃村的麻烦,就是因为丽子学姐临死前的那些话啊。
   
    喜欢着『铃村健一』的学姐怎么会舍得对他下手呢?
   
    『我要死了,只能把同样喜欢着铃村的这份心情给你了。』
   
    『请你带着我的那份喜欢,和他一起走下去吧。』
   
    “话说孝宏,丽子学姐为什么要自杀啊?”
   
    洗完澡后,干脆跟妈妈说要去樱井家借宿的铃村从窗台跳过去,坐到樱井的床上熟悉的像自己家。
   
    樱井听到他的话,合上从晚自习就没有好好写过的练习本,歪头盯着他,“好像是世界上最爱她的父母不幸遇难,让世界上最后两个爱着她的人也消失了吧。”
   
    人活着的希望,是很容易破灭的啊。
   
    铃村在他床上晃了晃脚,想了会儿叹气,“那也就没办法了呢。”
   
    似乎是对他的回答有些不解,樱井睁大眼睛问他,“健酱能理解吗?”
   
    “如果世界上没有我活着的理由的话,我为什么要活着呢?”
   
    “我的话不会哦……”樱井弯了下眼,干脆起身站到他面前,“只要健酱活着,我就想活着呐。”
   
    趁铃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樱井叹了口气,苦恼似的开口,“器材室完全没有收拾怎么办啊……”
   
    “诶?忘了这个了啊――”本想好好想想樱井话的铃村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哀嚎,“绝对不想去那里啊――”
   
    樱井温柔的看着他,在心里笑了下。
   
    健酱最好还是不要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好了,直到你离不开我,再让你明白也不迟啊。
   
   
   
   
    end.
   
   
   
   
   
――――――――――――――
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宿舍楼里没怎么有人的我……
简直要吓死了……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篇脑洞
话说健酱被我ooc到极点了啊……
窗帘和铃声是我今天刚刚经历过的……爆哭
超吓人啊真的!!
不明白为什么8点左右,在没剩下几个人的宿舍楼里,会有铃声啊啊啊啊啊――
总之就是一篇被吓到语无伦次的产物。
十月一回来后打算要开一篇连环杀手paro……
嗯……是真的想要好好写完的(正色
总之十月一见√
话说我这玩意有人看吗……
死×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