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1300】影踏

    【1300】影踏
    *声优同人  1300
    *我流ABO  标准AO配
    *R16  R16  R16
   
   
   
   
    *
   
    铃村健一今天才发现樱井孝宏是个傻的。
   
    他站在便利店门口的那条街上,看着汽车刷刷刷的就那么冲过去,吃准了这个路口没限速。隔着早就坏了的红绿灯,他一个人站在这边看着对面的好友,心想真是瞎了瞎了。
   
    正经觉得自己不是个好人,连想都没想就毫不犹豫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要不是这条路上车一个个开的和不要命似的,他也不敢就这么坏他好友好事。
   
    女孩子呀,还是个唇/红/齿/白身/娇/体/软的漂亮女孩子。
   
    可惜就是个alpha,不然还真是般配的刺眼。
   
    提溜着塑料袋的手紧了紧,打了个哈欠铃村想自己刚刚买的方便面是不是过期了,又漫不经心的转回便利店,硬生生再次听了遍那个还算标致的beta的“欢迎光临”。
   
    拎着袋子再进来就是他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人,也给扯出丝尴尬,干笑了两声看那服务员,仗着omega的天生优势毫不犹豫用了美男计,说自己拉了东西忘买。
   
    ——请问您还需要点什么?
   
    服务员小姐姐的声音多好听啊,铃村立刻就把刚刚好友那茬忘个精光,笑眯眯开了口说抑制剂。
   
    再出来的时候樱井孝宏和那个正经好看的alpha妹子早没了影。看着依旧飚速而过的车他想这俩人肯定没向这边走,不然搞不好要去地狱报个到。
   
    不过他的目的肯定达成了,想了想自己就得意——
   
    多帅啊,阻止了一对AA的禁/忌恋。
   
    这事让政府知道说不定还要给自己颁个奖。年度最佳omega,为了这个本就稀少而弱势群体的未来,成功毁掉一对异端,为广大单身小O们留下了两个好苗子。
   
    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眼最近联系人,樱井孝宏四个大字就那么戳他的眼。
   
    打了个哈欠溜溜达达回了家,心想别人要是知道内幕,这奖政府肯定是不给他颁了。感情他玩这么出是为了赶走情敌。但是这个情敌和他放一起谁强谁弱是一目了然,毕竟性别优势摆在那里,让他想不服都不行。
   
    对了,照这么理解他和樱井算个什么关系?
   
    铃村健一也只能摇摇头假装抹泪,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当时性别觉醒他铁了心要跟自己的好友处下去,结果呢?
   
    还不是哪天两人没忍住一个不小心滚上了床。但其实这种事和好友做还算合适,毕竟一块住房租都少交一半,自己也算了解对方不怕搞事情。
   
    前提是两人没标记。
   
    可谁知道这么巧,哪天两人滚着滚着就不小心给做到了最后一步。当时铃村还没来得及反应,结果这突发事件却把樱井给弄得十分诚恳。搞得他无比怀疑这丫是早有预谋。
   
    一边巴拉巴拉说着“既然健酱被我标记了,那我肯定要对健酱负责的”,一边手又抚上去打算来个延时续场。
   
    但当时他立刻拍下他手却只能憋出句你等等先让我缓缓刚才发生了什么。
   
    过了两分钟他才反应过来喊了句操/你/妈。
   
    结果喊完后自己就淡定的接受了事实开始了延时续场。
   
    现在想想铃村健一都觉得那么傻/逼除了自己也找不出第二个。
   
    想到这儿眼前的红绿灯毫不犹豫的开始发光发热,红的比头上的太阳更过分。这时候铃村还堪堪从脑子里捡出句厄尔尼诺现象解释一下,然而逼还没装完脑子里自动接下一句“今天午饭吃方便面”。
   
    得了吧铃村健一,你要是上国中的时候地理课认真听讲加起来超过一个小时,过马路的时候干脆来辆车把你撞死。
   
    果然等到红绿灯变成原谅色他再向着对面走的时候没一辆车敢撞他。这时候他就开始感激起国中的地理课是多么乏味。
   
    阳光晒得过分,要不是和路边某个随地撒尿的土狗不一个种类,他也会张大嘴伸出舌头哈哈个不停。
   
    想到国中,国中自己还算是个优等生,反正地理再不好也有某个姓樱井的好友考试给他传纸条。有段时间他都想自己以后不给他标记简直对不起自己那张印满全优的毕业证。
   
    虽然这愿望的确是实现了,但没他想的那么矫情恶俗,就是两人某天滚着床单不小心忘了戴套。
   
    不过那家伙态度还算良好,至少把自己宠得像只趾气高扬的猫主子,说实话家里那两只狗加一只兔子都没自己这么浪。
   
    樱井孝宏人好会撩温柔还带点霸道他又不是不知道,光一个alpha的性别摆在那里就能让多少BO拼了命的往上凑——哦,今天还来了个A。
   
    他铃村健一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虽说小O被标记了是不好混,但是也不是活不了。他又不是那种把自己的贞/操压在箱底没了能哭上三天三夜的玛丽苏小姑娘,要是被踹了他也顶多会像被标记的那天一样,骂句操/你/妈然后接着浪。
   
    所以樱井要是真看上了那个小姑娘想来段禁/忌AA恋自己也随他去了,就当是还个地理考作弊的人情。
   
    想到这他开始后悔干嘛要坏人家好事,连抑制剂都买好了还怕个什么。
   
    想到这儿他自己也走到了家门口,还没来得及进门说句“我们分手吧”,就看到了出门口的好友——男朋友。
   
    打了个哈欠扒拉了下塑料袋把杯面扔过去,开口就不带什么好气。
   
    老子最后一次给你做饭了,虽然这饭不是我做的,但你就当做是我做的那么吃吧。
   
    这是个什么意思。
   
    樱井眯着眼接过泡面,听了他的话还想这玩意能和你做的饭比吗,你那好歹也是四星级大厨水准啊。
   
    铃村可没管他,还特体贴入微的来句没个证就是心里膈应,那小姐姐不错但是估计你们还是领不着证了。
   
    可算是明白了什么事的樱井先生笑的眼都快眯的看不见了,特别是藏在镜片底下一看就是动漫里的反派特有眯眯眼。
   
    没个证是挺膈应,所以健酱不和我去领个证?
   
    你可拉倒吧,我可没心情跟你玩精神出/轨。
   
    翻了个白眼走进屋子里,扫视一眼心想自己该拿走哪些东西。
   
    话刚说完没多久铃村就看见一张纸就那么大大咧咧的摆在桌子上连遮都不屑遮。
   
    铃村健一还想你小子行动力够快啊,不等老子回家就把分手合同弄好摆这了。不过自己人品有这么差,还给他留下了以后会用标记这事来威胁他的狗/逼印象?
   
    去他/妈的人好会撩温柔霸道,看这缩头乌龟白眼狼的事干的多熟练。
   
    没再听后面樱井的絮絮叨叨,蹬了鞋就没好气的到桌子前想要拿笔签字,结果刚按开笔向上落名的时候给惊的愣成了傻子。
   
    “你怎么还不签了呢?”
   
    樱井孝宏慢慢悠悠还带着点笑意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铃村就想掀了桌子。
   
    去他妈的婚姻届,老子才不签。
   
    樱井看着自己的小男朋友就要炸毛,连忙上去递过手机顺顺毛,看着顺位第一的自己的名字,铃村才想起自己黄了人家的好事。
   
    还没冷笑问他,结果就被接下来的话给堵回了嘴里。
   
    你口中的小姐姐可是AO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我去要张表不过分吧。你那么着急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等不及了。
   
    这他/妈可就尴尬了。
   
    这拿着笔的手落也不是抬也不是,最后还是不要脸的铃村扔了笔恶狠狠的对他来一句——
   
    “给老子低下头来。”
   
   
   
   
                end.
   
——————
   
    请让我站几个小时的1300
   
    以及ABO大法好!

    以及健酱到底是个什么性格咋被我写的格外崩呢?
   
    发现自己死了快两个月,说填坑完全没填(ni
    但是自己发现说好的毕业根本做不到啊——
    但是以后产粮肯定少了。
    这篇明显文风转变,语言粗俗,还有点16禁……
    总之如果有喜欢的那就太好了。
    没喜欢的就……没有吧quq
    嗯,谢谢大家。
   

评论(1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