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策

✨️请不要大意的点开✨️

我喜欢你!!!!!
这里花策!!是个好人(ni!!
🍓️1300,聪花,涉拓,偶尔信达
🍒️悠花,局路,狮鼠
🍋️y2磁石,sk,all2
🍉️是个语废!语废!语废!
社恐非常严重!见光死(
很咸很咸很咸的咸鱼
🍇️2018年的目标是把坑填完。

【涉拓亲友向】未来一方通行

*涉拓亲友向

*人物ooc严重  文笔渣

*小寺新婚快乐

*羽毛快去结婚!

「怎么办,涉君,我好紧张。」

「拓笃加油!放松心态!」

七月果然还是太热了。

寺岛拓笃想要把口罩扯下来,但是车站周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放在口罩上的手指纠结了会儿还是无力的垂了下来。

涉君怎么还不来……

有些急躁,寺岛看着手机屏幕,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

“抱歉……”少女带有羞涩的声音扯回了寺岛的心绪,“请问您知道东京塔怎么走么?”

略微打量了一下少女,异国风味太明显了,日语说的也不是很地道。

耐心对着少女手中的地图指出路线,寺岛稍微压低了一些声音,“您是海外的吗?”

“是的,因为刚结婚和丈夫一起来东京蜜月。”虽然笑的羞涩,但寺岛还是能感受到语气里满溢而出的幸福。

好羡慕呢。

略微慌神,捏住手机的手上勒出一条不甚明显的白印,刚刚少女的笑靥和内心中的某个人重合。

要是结婚的话……她也会很开心吧。

这么想着,直到熟悉的车辆停在眼前。

“抱歉拓笃!!”羽多野涉的声音很是慌乱,背景还混有公交车的喇叭声,“片场出了些意外,来的稍晚了一些——拓笃?”

“……抱歉涉君。”

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寺岛摘下眼镜,看着身边搭档的视线有些模糊。

“……怎么了,拓笃。”

“没有什么事。”

羽多野皱起眉,汽车开的很慢,寺岛能从反光镜里看见身后一点点变小的人群。

“我说啊,没有必要骗我哦,”羽多野偏过头去向他笑了笑,“我们可是十多年的搭档啊。”

“……”

揉了揉鼻梁,寺岛戴上眼镜,转过头去认真看着自己的搭档,“涉君内心还是这么纤细啊。”

“这么说我我也不会高兴的,”羽多野无奈,“没有几个男人希望被这样夸奖吧。”

“涉君的话,没有违和感哦。”寺岛笑出声来,继而倚回座椅上,似乎在思考怎么开口。

羽多野瞥了一眼时间,干脆把车停在了路边。离2DLOVE开始录制还有不短的时间。

空气凝滞了一秒,寺岛下定决心般,开口,

“我想结婚。”

“……”

羽多野愣了秒,继而笑出声来,“恭喜,拓笃。”

知道对方有女朋友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一直期盼着、甚至试探着这一天的到来。

寺岛舒了一口气,也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涉君会哭呢。”

“喜极而泣倒是还有可能。”揉着对方的头发,羽多野看着他,突然觉得七月也不是很热了。

“要在2DLOVE中说么?”

寺岛明白他的意思。想要结婚和想要公开是不一样的。

“……涉君觉得呢?”

“嗯……”羽多野扯了扯嘴角,“拓笃的人气肯定会下降,但是,公开却会很开心。”

“……两个人都。”

寺岛认真盯着他,对方的相貌对自己来说即使是闭眼也能分毫不差的描绘出来,像现在这样认真的表情已经见了很多次了。

“我会按涉君说的办哦。”

嘴角勾起,“我一直信任着涉君。”

婚礼定在一个很普通的日子里,其实是为了照顾大多数人的工作空挡。好友们在这样的日子里还是非常闹腾的,趁着婚礼还没开始(男女主人公也没有出现)干脆聊起天来,内容羽多野涉也很熟悉。

“阿涉,”立花慎之介在他身边的空位坐下,上下打量了他的穿着,笑出声来,“你紧张什么啊。”

“我没有啊,慎酱。”使劲眨眼,羽多野承认其实自己还是很紧张的,一条蓝色领带打了好多遍,最后还是觉得别扭又换回了红色。

立花一只胳膊支住下巴,有些戏谑的看着他,“没什么好羞愧的,搭档结婚自己当然会开心……”

“也会难受。”

立花平静的说出来羽多野内心复杂的感觉,转头看向另一边,立花淡淡道:“「那家伙以后还会信任我吗」,作为对方的搭档都会这么想的。那倒不是占有欲,只是害怕自己的挚友把自己划出界外,然后痛苦的事情他自己承担罢了。”

“但是,这种感觉小寺也会有哦,”立花挑起嘴角,转头看着他,“「涉君还会信任我么?」他大概也会这样想吧。”

“……”

羽多野突然感觉有什么决堤了,这几天自己一直压抑甚至忽视的感情,全部化作「信任」的理由淡淡沉淀。

“……慎酱,谢谢。”

呆呆的道着谢,羽多野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看着立花被日野聪他们叫走,愣了好久才再次弯起嘴角。

这段时间说不难受是假的,但是羽多野涉又觉得是自己哪里不对,一边质疑着自己所想的话,一边又真心希望寺岛能过上他自己想要的生活。复杂,痛苦,却又期待着。最后,却是被别人点明了的,这种对挚友的信任和占有。

不同于爱情的另一种占有。

“Takutakuma~”手机邮件的声音把羽多野一惊。

点亮屏幕,发现是寺岛发来的。

「怎么办,涉君,我好紧张。」

羽多野看着短信,想着大概寺岛现在在化妆间,一边被造型师摆弄着,一边紧张的给自己发邮件。

羽多野打上字,看了会儿觉得不妥又删掉,结果写写删删最后发出去的邮件还是只有几个字。

「拓笃加油!放松心态!」

收到短信的寺岛噗嗤笑出声来,想象着另一个场所紧张的羽多野,一边被发型师梳着头发,一边聚精会神的打着字,

「涉君明明还没有放松心态!」

这次回的倒是非常快。

「诶!拓笃怎么知道的 (′д` )!」

加上了颜文字啊……

寺岛眨眼,想着这家伙已经不怎么紧张了,又轻描淡写的回了邮件。

「因为我们可是十多年的挚友啊(*σ´∀`)σ!」

“噗……”

羽多野看着手机笑出声来,“这样不就不紧张了嘛,拓笃。”

没有再回邮件,那边也默契的没有再询问。羽多野最后一次整了整领带,离婚礼开始只有不长的时间了。

“我要感谢我的搭档以及挚友——”寺岛揽着佐藤聪美的胳膊,看着羽多野,勾起嘴角,“请他致辞。”

早就说好的流程,羽多野背着昨晚纠结了好久的祝词,一边还能微笑的看着两人。

“寺岛拓笃先生十分优秀,佐藤聪美女士也十分出色。”

“我羽多野涉衷心祝愿寺岛拓笃先生和佐藤聪美女士能幸福的生活。”

“……”

致辞非常完美,期间羽多野甚至能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mugi又多了一个妈妈」的话说出口,就看到了寺岛的笑容。

结束的时候,掌声响起来,羽多野匆匆鞠了个躬,下台后看着婚礼有条不絮的举行着,突然开始妄想以后的生活。

拓笃依旧会爱着美少女吧……

被自己的妄想逗笑,羽多野弯起眼角,静静看着寺岛,和他的幸福。

……

“阿涉,”立花拍他的肩膀,“一起去喝酒吧,婚礼差不多结束了。”

“诶!”羽多野的视线依旧跟随着寺岛,“现在走可以吗?”

“给人家新婚夫妇一点私人时间嘛!”日野聪打了他的背一下,偏过头看见寺岛同样偏过来的视线,无奈开口,“阿涉,你去跟小寺说说吧,不然他肯定不放心你。”

羽多野点头,跑向寺岛身边,“拓笃……”

“涉君你有什么话没说吧。”

眼镜下的猫瞳里是没有散去的幸福,看着羽多野是同样的感觉,“致辞的时候我就感觉你有什么话没说出口。”

“……”被发现了吗……

羽多野突然有些慌乱,对他来说有些话说出口,却怕遭到对方的反感,而且这些话现在来说的确有些不合时宜。

“拓笃……”

“……”一拳打向羽多野的肩膀,寺岛似乎知道了什么,笑,“涉君还是那么没有安全感呢。”

“……以后拓笃还是会爱着2D吗?”

“不会放弃2D的,”几乎是瞬间寺岛就给出了答案,“我也是爱着那个世界啊!”

所有的怅然若失和恐惧全部消失,羽多野涉可以确认,自己的挚友什么都没有改变,反倒是自己的彷徨让对方担心。

“所以说我离不开拓笃啊……”

“所以我还会在你身边啊。”

不管是挚友还是搭档,都是一辈子可以陪在身边的关系,将信任永远赋予双方的关系。

“呐,拓笃要好好玩,前辈约我喝酒。”

多少还是有些感动,羽多野笑起来,摆着手告别。

“好狡猾啊你们——”

寺岛也笑了起来,拍上羽多野的手,好像在接力什么一般。

“阿涉!”

立花看着他向这边跑来,招呼一声。

“搭档真好呢~”立花冲他眨眼,“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来油门?”

“嗯,拓笃超棒——才不会去的!”羽多野哭笑不得。

日野也凑过来,推了他一把,“油门结婚率那么高你真的不过来?”

“……我要回去向81的前辈们控诉了。”

“嗯哼~来油门有什么不好~”

“我拒绝……”

“……”

「要幸福啊,拓笃。」

end.

————————————
我是好长好长时间没有更文的……
不过放心我不会坑的,一定会写的。
绝对不会坑的!!感谢每一个小天使!
其实最近事情还是蛮多的。
最大的就是小寺结婚了。
先祝小寺幸福!!
可能是1300和聪花给我的觉悟吧……
涉拓be了我安慰自己,亲友向很萌。
曾经我觉得涉拓超级甜,甜到没朋友。
我知道be了真的没法接受,那一天我自己都在颤抖。
但是真的真的希望两个人都能幸福。
所以就变成现在这样,我是羽多野涉催婚协会。
可能我的思想有点偏激,但是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羽毛也能找一个真爱的妹子结婚。
我以前就有觉悟了,所以这种事情真的到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矫情个什么。
聪花和1300我不是还在吃么……
但是这次可能感觉累了,所以就觉得,
亲友向吧,他们是永远的大亲友,只萌亲友。
希望两个人都能永远幸福下去。
这里是半个涉拓党,半个聪花党,半个1300。
未来一方通行,
我希望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可爱的的声优,未来都可以一方通行,充满幸福与希望。

评论(9)

热度(27)